;b;/b

,精彩随时,请访问。

文家老祖大惊失色,一旋身,腾回崖壁之上,死死盯着妖家老祖道,“这便是感魂中期的本事?”

原来,大千世界,万界众生,只有人生而有灵,死后有阴魂,而牲畜,植被,机缘巧合,陡然生出灵智,得了造化,修成术法,却也无有阴魂,唯独灵台开辟,生出了灵识,灵识孕智,妖物才有了智慧。═.[。

而凡人修行到了感魂期,随着强大到了一定程度,阴魂亦随之壮大,拥有诸多异能。

感魂前期,便已可神念杀人,感魂以下,皆为蝼蚁,一念即可杀之。

乃是感魂期威压感魂以下,最犀利不凡的手段。

而到了感魂中期,阴魂越壮大活泼,洋洋欲举,神念愈犀利,几能凝化实质,亦能攻击妖物之灵台。

此刻,毯妖无声而亡,正是妖骏驰催动了神念,动的攻击。

连续的神念攻击,妖骏驰的消耗亦非小,面部鲜艳,双瞳充血,须皆张,斜睨文家老祖道,“法器非凡,不知文老儿能使得动几回?妖某已过心誓,文老儿置若罔闻,莫非当真要与妖某不死不休。”

文家老祖正待答话,却见数道流光,从十数里外,横空掠来。

“嘿嘿,到底是一条香饵,惹得这许多大鱼涌来。┞╪┝.。我之争,暂时休罢,强弩之末,逞强何益,勿要阴沟翻船才好。”

清纯玉腿美女海风抚面浪漫唯美写真

文家老子冷声一句,一抛赤剑,环绕己身,复盘膝在崖壁上安坐下来。

妖骏驰面色一青,却未开言,掏出两粒丹药,塞进口中,亦盘膝坐下。

东南方,乌程侯萧观水高居华车,引马八驾。尽遣府中客卿为伴,呼啸而至。

西南方,姜南浔骑跨白鹤,紧紧跟随姜家二爷左侧。率十八姜家核心铁卫,紧紧盯着手中搜妖盘,狂飙而至。

西北方,东北方,亦有流光飚来。

数个时辰前。苍龙山现出奇妖的消息,在特定圈子内,广为流传。

此刻,能第一时间赶至此处的,无不是身具异宝搜妖盘的。

“尊主,此妖神异,妖芒再涨,竟过了上三品天妖的妖芒。”

一架华丽龙舟之上,一个锦服青年恭敬地冲一位模样异常俊秀的青年,呈上手中的搜妖盘。

搜妖盘上。一道灰色的星芒,陡然大炽。

引得龙舟之上,无数人围观。╪.。

原来,此龙舟自城郊出,乃是运营司收到奇妖现世的消息,临时开辟的航线,转为吸引神京之中的豪客。

一趟旅费,便要五千金,能登上此舟的,皆是一时俊杰。毕竟,谁也不会为凑趟热闹,便舍下五千金,皆是对那奇妖存了非分之想。

却说。锦服青年话罢,俊秀青年接过搜妖盘,俊目微蹙,“果然是只奇妖,观星芒,顶多只有蒙昧巅峰之境。此刻星芒大炽,显然妖元在急剧爆,定是争斗正急,有人捷足先登。”

话至此处,锦服青年陡然变了脸色,寒星点点,冷射操控龙舟的蓝袍大汉,“方向东南,全推进。”

蓝袍大汉乃是运营司公吏,此条龙舟为他掌握,或快或慢,皆由他心意,这白袍青年,上来就占住龙位置,盘膝坐定,威风不行,可再威风,又岂敢跟某号施令。当下,蓝袍大汉冷哼一声,手上操控飞行盘,舟不快反慢了三分。

锦服青年勃然大怒,暴喝一声,“找死,可知……”

岂料话音未落,一个巴掌抽来,蓝袍大汉哼也未哼,便晕倒过去,一个光头疤面人劈手摘过飞行盘,连点数下,龙舟立时向着东南方狂飙突进。

锦服青年目光在疤面人规整道袍胸前的银月上落定,抱拳道,“原来是无极观的道兄,道兄勿忧,若有运营司的那帮酒囊饭袋事后找事,道兄大可报上我家主上字号,我家主上……”

“侍剑,何须饶舌,无极观的人岂会惧了小小滑吏。”

俊秀青年冷喝一声,舟上陡然传来巨大的惊呼声。

“天呐,这到底是何妖孽,天生人貌,《万妖志》上闻所未闻。”

“西边崖壁,我定是眼花了,我看见了谁,那是文家老祖,和妖祖骏驰,这两位竟然都惊动了。”

“何等妖孽,竟要气海无敌文瘦鹤,大越天才妖无悔同时出手!”

“………………”

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过壮观,有惊诧于奇妖形态的,有震撼于竟引得两位感魂期老祖现世的,有瞠目于眼前这血脉膨胀的战斗局面的。

唯有一人,面沉如水,双目赤红,惊呼声未落,便飞身离舟。

距离一炷香燃尽,不过小半盏茶的功夫了,夏子陌终究未能撑到。

继文瘦鹤的连番大招后,夏子陌的防御力,已彻底被证实,妖无悔倾慕妖族美人,先前不敢下狠手,是怕打坏了。待印证了夏子陌的防御本领后,下手岂会容情。

凝液境强者的实力,全部展开,半片天空都被可怕的庚精煞气布满。

此刻的夏子陌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双翼凋零,宽大的绿袍也多处破烂,露出大片如雪缎也似的肌肤,只两条玉臂处的星文,越繁复,深刻。

呼!

妖无悔推出一道气浪,冲散了文瘦鹤攻向夏子陌头颅的凛冽刀气,冷声笑道,“如此妖娆玉人,我见犹怜,虽为妖族,亦美丽可亲,妖某有意收为床上恩物,岂容损毁。”

话罢,长笑一声,一道气浪击出,擦着夏子陌的胸口飚过,又带走一片绿衫,露出半边雪白饱满的球形。

妖无悔激动得面色潮红,竟忍不住大口吞咽口水,身形电闪,便朝夏子陌奔来。

苦战许久,文瘦鹤焉能坐视妖无悔建功,手中金刀急挥,一脸数道凛冽刀气汇聚一处,形成一道恐怖到极点的气浪,宛若喷涌巨龙,朝妖无悔攻来。

刀气未落,文瘦鹤又一咬牙,双掌如旗挥舞,恐怖的气旋再度在掌中催生。

“森罗虎狱!”

他竟又催动了禁招,漫天星雨,横空列阵,如九幽魔狱,朝夏子陌和妖无悔笼罩而去。(。)

,精彩随时,请访问。高速首发我从凡间来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三百把十九章 废丹田

;b;/b

,精彩随时,请访问。

一连两记大招,文瘦鹤底牌尽出,他要的是妖血,而非奇妖本身,根本就无需顾忌夏子陌生死。

刹那之间,文瘦鹤的攻势煊赫到了极点,非但已赶制近前数百丈的各色人等,对文瘦鹤这位气海无敌强者的本事震骇到了极点。

便连崖壁之上的妖骏驰微眯的眼睛,也猛然张开,冲一旁自得的文家老祖道,“果真是棵好苗子,某在气海境,怕未必是此子的对手。”

文家老祖方要出声,到嘴边的话语,却化作了重重的惊疑。

却说,文瘦鹤两记大招,威势如海,侵掠绝伦,已追到夏子陌近前的妖无悔暗暗心惊,情知无可抵御。

性命交关之际,妖无悔哪里还顾得上美人如玉,大手抓出,精准地拿住已毫无反击之力的夏子陌的大椎**,轻舒猿臂,硬提了夏子陌顶在身前。

夏子陌微弱累卵,心中却一片安宁,既不得生,安然赴死,正要诵念记忆深处的密咒,焚烧躯体,惊变陡生。

眼见着凛冽气刀和漫天星雨,便要撞上前来,一道恐怖的气龙,碾压地空气发出闷雷般的恐怖之声,后发先至,斜刺里杀出,撞上了凛冽气刀,轰的一声,两道气浪相交,瞬间发出剧烈的爆炸声,似乎这一片苍穹都要炸得塌陷。

气浪爆炸产生的强劲冲击波,将将落未落的“森罗虎狱”横空列阵的气雨,一并吹飞。

非但如此,恐怖的冲击力,宛若狂风卷折树叶,吹得夏子陌并妖无悔,飘荡上了半空。

相距十余丈正调息理气的文瘦鹤也被这恐怖一击,吹得偏歪了身子,勉强御气才没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恐怖气龙方撞上凛冽刀气。一道身影踏空赶海。飒杳而来,赶上从半空中跌下的夏子陌懒腰搂住,顺手在背后负了,大手攸然伸出。正捉住妖无悔的脚踝。

左手连化两圆,十二牛之力拍出。一掌正印在妖无悔丹田处,掌力暗吐,咔嚓一声。极品法衣瞬间破碎,妖无悔狂喷一口鲜血。

到此刻。妖无悔才醒过神来,剧痛之下,发出令人牙酸的悲鸣。“叔父救我!”

呼声方落,那人大掌再划两圆。冲着妖无悔的丹田位置,猛拍而来。

那人恨极了妖无悔,竟不攻其头颅。而击其丹田,显然是要让妖无悔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堂堂妖无悔,何等才俊,而立之年得入凝液,诚乃当世俊杰,威名播于大越。

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得直呼长辈求救,这一幕,不知让多少人暗暗惊心。

崖壁之上,天风正冷,当众人自四面八方而来之际,妖骏驰并文家老祖犹自稳坐泰山。

道理很简单,无须神念探查,便自知晓来人俱是凝液以下。

其中犹以那龙舟之上盘膝而坐的白衣白服的俊秀青年,气场最是强大,除此外,也就姜老怪那不成器的同产兄弟,尚足一观。

饶是如此,这二人也不过是蝼蚁之流,至于其余人等,在二人眼中,更是连蝼蚁也算不上。

由是,二人料定,此番擒妖,决计翻不出风浪,众人赶来,也不过是多了些观战之人,多了些为妖无悔,文瘦鹤扬威的渠道。

甚至,当那无极观的疤面小道凌空跃出龙舟,展开攻击之余,二人也丝毫不曾乱怀,心中各自哂笑,“区区气海后期的小辈,也赶来火中取栗。孰料,战局一开始,便急转直下。

那几乎瞬发的恐怖气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竟不闻于天地双榜。

这恐怖气浪,横空百丈,威能不减,竟将文瘦鹤拼尽全力的杀招,瞬间瓦解。

便借着恐怖的气爆之威,此人火中取粟,非但抢走了奇妖,还从混乱之中,擒住了妖无悔。

妖无悔何等人物,那是凝液境强者,即便暂时失神,让此人占得先手,也决计不会无有反击之力,且有法衣护体,焉能容此獠猖獗。

由是,妖骏驰,文家老祖谁也不曾想过插手。

岂料,就是这一打忍,那疤面小儿一掌便震碎了妖无悔的护体法衣,再一掌竟奔着妖无悔的丹田而来,迫得妖无悔舍下面皮,惊声呼救。

此一幕,简直惊爆了无数眼球。

妖无悔呼声未至,文家老祖神念便朝许易射来,妖骏驰感激地冲文家老祖高高拱手。

原来,他有心誓锁身,不敢轻动,此刻妖无悔遭险,他虽心急如焚,却也不敢违背心誓。

文家老祖及时出手,正是助他。

神念无声,却犀利无敌,数百丈的距离,神念瞬息即到,直入许易灵台,化作锐利金芒,直斩灵台深处那宛若金丝的一条条阴魂团成的云体。

岂料,金芒斩在金云之上,咔嚓一声,金芒竟直接消散。

“啊!”

文家老祖竟发出一道凄厉惨叫,从崖壁上直跌下去,转瞬,又腾上崖来,勉强盘膝坐定,一张红润细嫩如婴孩的脸蛋,竟枯槁一片。原来,神念来阴魂的念头,本就是阴魂的一部反,神念杀人不成,反被震碎,这一击,便伤了文家老祖的阴魂。

区区气海境,竟能伤到感魂老祖的阴魂,这一幕,非但让文家老祖痛苦至极,隔坐不远的妖骏驰同样震怖到了极点,双目死死凝视着那疤面道人,心念万千。

那疤面道人受了神念一斩,痛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一颗杀心却坚若磐石,丝毫不为所动。

神念动摇灵台,却丝毫不能让他手上慢上半分,一掌劈下,正中妖无悔的丹田。

轰然一声巨响,妖无悔周身竟弥漫着金紫之光,刹那而灭。

这一刻,无数人都惊掉了下巴。

堂堂大越年轻一辈翘楚,有望冲击感魂之境的绝代青年强者,竟被一无名之辈废去了丹田,转为废人。

一招得手,那人犹不停顿,脚下气旋自生,倒提了妖骏驰,直奔十余丈开外的文瘦鹤而来。

文瘦鹤面色剧变,竟不敢放对,掉头便逃。

才逃出数丈,文瘦鹤老脸胀红,心中羞愤到了极点,调转头来。(。)♂^^小^说^网,最好的免费站♂请牢记网址br /&

,精彩随时,请访问。高速首发我从凡间来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