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鬼的动作乍看很优美,华丽,但她的战斗方式其实比较粗暴,血腥,都是直接把人腰斩,炸裂。

这就导致战斗现场看起来尤其的血腥。

一地的鲜血,断肢,以及人体内各种东西……

在白面鬼发现能稍微聚气之后,出其不意的,马上就把身旁几个人给斩了。

而赵子游也不傻,明显察觉出了白面鬼身上气的上升,当机立断,直接放弃了活捉白面鬼的可能。

还是决定,先把对方杀了为好。

再拖下去自己也会有危险。

赵子游有恃无恐的信心其实来源于多方面,其中之一就,这是他一早与陈乐商量了许久的好地方。

这里视野开阔,适合战斗,适合埋伏,适合狙击,适合绝杀。

因为对手实力实在太强,所以,哪怕对面中了失魂香,这边在一开始,也已经做好了万的应对准备。

总之,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赵子游是这么觉得的。

冬日暖阳下黄色外套可爱美女

随着他一声令下,真正的绝杀白面鬼行动也正式开始。

山林里数个早就埋伏好的狙击手,那红色的激光枪,指在了白面鬼的脑袋上,或额头,或脸颊,或后脑勺。

完是一副要把白面鬼脑袋给射成千疮百孔的模样。

然而,白面鬼却是一副浑然未觉的表情,身处众人围绕之中,一脸淡然的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此时她的衣服上,身上,手上,甚至脸上,到处都是鲜血。

其中有她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那本来白色的宫廷长裙,现在百分之80的面积都已经被血染红。

就连白面鬼的指甲缝里,堆满了血迹。

身上的伤口更是数不甚收。

白面鬼看着自己原本嫩白的手掌变成了此时血红掌心,忍不住轻叹口气道,“哎呀,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啊,是了,是被我的好弟弟害的,等解决了这批人,还得回去跟他好好算算账才行。”

赵子游大喝一声道,“你哪也去不了,只能埋葬在这里。”

白面鬼就抬起一双血红的眸子,看了赵子游一眼,笑笑道,“你可能不明白,世外级跟其他人的差距,失魂香最厉害的地方在于,能让世外级的人也聚不了气,这是最致命的。”

“而一旦能聚气,哪怕是少量的气,哪怕似水龙头滴水那般,久久才能凝聚一滴气,在我们手中,也是能轻易杀人的,这就像一粒石头,一颗笔芯,甚至一张薄纸,只要运用得当,都能杀人!”

几乎在白面鬼话落的瞬间,就看到她伸出的两只血手掌,一收拢,又一张开,两只手,各五根细长手指间,各夹着一个箭头。

那是赵子游刚刚用来射白面鬼的箭,也不知道箭头什么时候被她保存了下来。

几乎在赵子游一声令下,射击的同时,就看到白面鬼微微起跃,腾空而起数米,手中凝气,随手一甩,那几支箭头顿时化作了比子弹更凶猛的洪水猛兽一般,夹带耀眼的血色光芒,于这黑夜之中一闪而过。

那小小的箭头却是死神的丧钟,瞄准了林中所有狙击手的位置,穿越上百米的距离,“咻咻咻”的轻易贯穿了所有埋伏的狙击手的脑袋,部一击毙命。

在他们瞄准白面鬼的同时,白面鬼自然也瞄准了他们。

狙击手毕竟只会用枪,不会武技,根本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悉数阵亡。

从白面鬼起跃,到林中所有狙击好手阵亡,前后不过3秒。

那才出现没多久的耀眼红色激光,眨眼便消失了。

白面鬼就仿佛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一般,轻飘飘的落到地上,轻的拍了拍手,

而赵子游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脸色一沉,又悄悄打了个手势。

以白面鬼为中心,那早就布下的天罗地网,迅速收拢,仿佛渔民收网一般,一个几十米宽的大网往上拉伸,那一瞬间的收网,让白面鬼完无处可避。

而且,这是针对高手特意打造的,混杂了精铁的渔网,渔网上通了几十万伏的高压电,触者立毙,且每个网口都夹带着无比锋利的刀片,只要被碰一下,就会轻易的割开你的肌肤,血肉。

随着这大网一瞬间的收拢,普通人甚至要被切上无数刀。

堪比古代的千刀万剐。

白面鬼虽是反应极快的跃起,却也被宽阔的大网收入其中,大网就仿佛以她为原心一般,迅速挤压收拢。

然而,这还没完呢。

在电网收拢的同时,地面的弹簧锯齿也已经启动,那就仿佛是鲨鱼的利齿一般,从左右两边破土而出,以着白面鬼的中心为终点合上。

若是人被压中,必然被绞碎成肉泥。

甚至从四面八方的地里,都喷出了数十条巨蟒火蛇,朝着正中央的白面鬼喷去,这么多高压火焰喷射齐出,怕是连铁都要给融了。

有那么瞬间,巨网收拢到极限,那绞碎利齿砰的一下合拢,发出了一声钢铁合起的震天巨响,那汹涌火蛇把整个半空染成了一片火红色,所有火焰以白面鬼所在半空为终点,汇聚成一条苍天巨蟒,冲天而起。

一时间火光冲天。

刺鼻的热风,让在场的人肌肤都是一片火热,浑身都仿佛要烧起来一般。

赵子游就这么看了会天空,他也不清楚白面鬼是怎么死的,可能电死,可能被刀片刮死,可能被绞碎,压成肉饼,也可能已经被烤熟。

很可能,连尸体都已经找不到。

不过无所谓了,杀掉就行。

这也是他废了大力气制作的陷阱,在与陈乐讨论了数种套路之后,制作的专门针对世外级的天罗地网,任她有通天本领也得在这电网,刀钢,火蛇中,化为灰烬。

看着那半空中的火蛇仍在喷涌,赵子游得意的笑笑道,“呵,不过如此,在我王族面前,终是蝼蚁……”

话音未落。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犹如狂风席卷,龙卷过境一般。

整个天空都仿佛爆炸了开来,那钢铁,绳索,刀片,火蛇,一下崩裂开来。

赵子游整个人都差点被这阵带着血雨腥风的狂风给吹飞,那肆虐的血色风暴,刺激的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带血的龙卷狂风蔓延了数秒。

直到风停雨歇,那些钢铁,绳索,刀片,散落一地,喷火机线报废,那些手下在这一阵血色风暴中,死的死,伤的伤。

场中,唯有一人,一副如初的模样,一身飘逸的血色长裙飞扬,一双猩红如月的眸子在月色下闪耀着嗜血且冰寒的恐怖光芒。

她就这么一脸淡然的站在场中,淡淡的看着赵子游道,“就只有这样吗?”

“……”

赵子游的脸色僵硬了,完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场中的白面鬼,在他的理解中,正常人早该死一万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