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尉带着五六个宪兵在百货公司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保护对象雷云峰,不禁心中忐忑的命令身边的一个宪兵跟他到门口等候,其他三名继续寻找。

当他一身臭汗的挤出百货公司来到出口,看到雷云峰站在吉普车前正在悠闲的看光景,不仅跑过去擦了一把满头大汗抱歉的说道:

“真不好意思雷长官,没能保护好您,叫您受惊了。”

“没有啊,我这不是好好地吗?给,这是给你和兄弟们买了一条哈德门香烟,分给兄弟们抽吧,我也给女友买了一些化妆品,都怪我没有提前跟你说一声,真是劳累你们了。”

“不敢、不敢,我怎么能接受雷长官给的香烟,应该是我孝敬您,这、这……。”李少尉双手直摆不敢接过雷云峰递给他的这条香烟。

“不要客气了,大家都是兄弟,非常感谢你和你们营长对我的保护,现在我要返回白公馆,你们回去吧,不需要再保护我了。”

“雷长官这可不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保证把您安全护送回单位,要是现在就走,那就等我在百货公司找您的那三位兄弟出来一起走,人多更加安全,您说是吧?”

“哈哈哈,我雷云峰什么场面没见过?总不会沦落到出门都要有人保护的地步吧?要等你在这等,我可还有事必须马上赶回去。”

雷云峰说完跳上车,开车疯狂的冲出去,很快就失去了踪影,吓得李少尉对身边的宪兵大喊道:“死人哪?还不快点上车跟上去保护雷长官?”

等李少尉将车发动起来追出去,哪还有雷云峰的影子?不仅大骂自己就是个猪,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跟上去保护。

返回白公馆的雷云峰,刚停下车就被‘螳螂’特别行动小组的兄弟们围住,韩妮娜和苏小嫚一边一个相拥着雷云峰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看你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样子,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雷云峰一看就知道他在外面所发生的事,待在白公馆的这几个兄弟应该听到了风声。

短发美女校花眼角含春情

候生上下打量了雷云峰几眼,摇头说道:“雷兄,你一直没有回来,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尤其听说你在返回路上遭到可疑人跟踪,而且还开了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哈哈哈,候兄,你说干我们这行的,什么时候不是把脑袋别在裤带上?出门遇到日伪特务打黑枪就如家常便饭,值得大家替我担心吗?

再说我雷云峰是谁?就是久野俊男将军潜伏到陪都又能怎么样?要是哪天我一不高兴端了他的老窝,看我和这群鼹鼠到底谁的命大。”

“雷兄还是不敢大意,听你所说难道上海特高课课长久野俊男将军真潜伏到陪都?这么大的人物不会单纯为了报复你才这么冒险吧?”

“哼,小鬼子人小鬼大,要是一心想弄死我,为他们所谓的‘*****’扫清障碍,别说是一位少将,就是中将他们又算嗝屁?”

雷云峰说着说着飘了起来,竟然当着兄弟们的面,卖弄自己的能耐。

韩妮娜听雷云峰如此说,不禁心中忐忑的提醒道:“老大,万事还是小心点,要真要是你说的那位久野俊男将军潜伏到陪都,那你的行踪会随时被他们掌握。”

“好啦,大家都不要为我着急操心,我从局本部出来,带着日伪特务溜圈,趁机跑了一趟百货公司,给咱们要送走的徐晓珍小姐买了一份化妆品,我这就给她送去。

对了,还给韩姐和阿嫚每人也买了一份,希望你二位女士能喜欢。”

雷云峰说着从车上拿下来一个帆布提包,指着皮包对大家说道:“这里面还有好东西,都是给兄弟们的,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自由选择,我想绝对会达到你们的满意。”

大家听雷云峰说给他们买来礼物,一个个不知是什么好东西,不仅抢过提包各取所需。

“怎么样,我给几位买的东西是不是都很满意?”

方世超和朱振声好奇的问道:“老大,你怎么知道买来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急需,就像钻进我们心里一样,你也太神了。”

候生拿着刮胡刀非常欣赏的点头看着雷云峰:“雷兄,这个刮胡刀可是专门给我买的,因为在咱们这几个人里,就我胡子多,你这个人哪,不但上阵杀敌是英雄,就连兄弟们平时的喜好都想的这么周到,我真服了你。”

就在这时,白公馆看守所副所长郑志楠从楼上风风火火的跑下来,还没到跟前就喊道:“雷长官,沈主任来电话请您马上接电话。”

雷云峰听说沈主任来电话找他,不仅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二楼,接过电话喊道:“报告沈主任,雷云峰已经安全返回白公馆,请问主任有什么最新训示。”

“雷云峰,你知道跟踪你被你撞车甩出车躺在地上,造成重伤的三个可疑人是什么身份吗?”

“这还用猜吗?不是日伪就是汪伪特务组织干的事,肯定不会是地下组织和咱们中统吧?要不我猜猜,不、陪都青帮、袍哥以及那些三教九流,绝不敢对我这个军统特务下手。”

“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被潜伏在陪都的日伪特务追杀,还敢跑进百货公司买东西,难道你不想活啦?”

啊?这么快沈主任就知道他雷云峰到百货公司走了一趟,难道自己在百货公司干的事败露了,还是那个该死的经理把他出卖,还是电话局的刘主管办事不力被军统抓捕,受刑不过全交代了?

不会,绝对不会,如果军统局本部发现他雷云峰跑进百货公司,就是为了向地下党传递极为机密的情报,军统会在第一时间在全城对他进行搜捕,他也不可能逍遥的返回白公馆无人问津。

“沈主任,我冒险到百货公司事办了点事,这件事非常重要,要是我不能把这事办好,我心里不安那。”

“混账小子,你到底在百货公司办什么事会这么重要?不会是在人多拥挤的地方向地下组织传递情报吧?我告诉你雷云峰,要是你想死我绝不会再拦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