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绮玉一听都不由苦笑,这叶哥实力是强,但也太嚣张霸道了。

这话,真不是一般的嚣张。

毕竟不能移动,可比正常战斗困难太多了。除非他已经达到宗师中期最巅峰,或者步入了宗师后期。

否则的话,面对四人联手,根本就绝不可能做到这样。

难道,他当真是宗师后期高手?

可是,这怎么可能!

而这样的话,更是气炸了春长老等人,一个个满脸怒意,道:“好,叶公子,你能步入宗师,我们佩服。但是妄想以一敌四,还猖狂地不退一步,实在太嚣张了!”

叶问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真的不是我嚣张,是你们太弱了!”

“你!”

几人顿时气坏了,他们都觉得叶问天肯定是把她们当着普通的先天后期,却不知道他们各个都是先天巅峰。

最重要的是她们拥有极其可怕的合击之术。

到了这时,几人不再废话,立刻纷纷运转功力,一时之间,一股股强大气势旋转而出,随着她们身子转动,气势越来越强。

初夏活力小美女表情搞怪可爱写真

“叶哥,四位长老这一套合击之术极其可怕,你等待的时间越长,她们能够发挥的战斗力就越发恐怖。到时候,四人实力几乎等同于在一人身上,同时又可以集体攻击。”娄绮玉忙解释道。

叶问天笑了笑,道:“多谢关心,不过她们实力本来就非常弱,别说翻上四倍,就算翻十倍又能如何?”

他想的是,要让影楼一心一意帮自己做事,必须展现出足够恐怖强大的实力,这样以后才会老实些。

娄绮玉都不由苦笑,她发现自己就根本不该开口。每一次开口,反而更加激怒了几位长老。

这不,四人瞬间暴怒,气势达到巅峰,一个个如同一道道神秘幻影一般冲向叶问天周围位置。

这一刻,他们速度比之前至少快了一倍以上,更可怕的是每一个身上似乎都聚集了四人恐怖的力量。

如此战斗力,惊人的可怕。

叶问天一脸若无其事,心中却暗暗点头。这份合击之术,比起龙凤组合练的阵法更加强悍许多。

难怪她们哪怕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宗师,依然如此自信。不过她们这种方法,恐怕需要她们修炼的功法配合,其他人学不过来。

当然了,四人合击是厉害。但只要是先天后期,对叶问天来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他虽是宗师后期,但力量之恐怖,早已是大宗师之下无敌手。

所以,结果显而易见。

就在四人发泄怒意,娄绮玉暗暗担忧的时候,叶问天右手抬起,如同幻影一般地在自身周围连拍四掌。

每一掌看起来都是那么轻描淡写,没有什么力量,但却恰到好处地拦截住了四人的手掌。

碰,碰……

随着几道声音响起,同时传来了一道道闷哼声,四人越快靠近叶问天,就越发倒飞了出去。

一个个摔落很远,踉踉跄跄地站立。不敢相信,呆若木鸡地看着叶问天。

就在刚刚,她们觉得叶问天傻了,竟然不第一时间还击,必然要被重伤,甚至想着要不要留手的时候。

可这时对方就那么轻飘飘地连续四掌,轻而易举就直接摧毁了她们无比强大的攻击。

让她们一个个的倒飞出去,甚至受了一些伤害。

娄绮玉也是微微发呆,就连她一下子都没有看清刚刚的动作。可是结果却告诉她,叶问天有着无比恐怖惊人的实力。

四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春长老更是不敢相信道:“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我们再来,你们把真气部灌注在我身上!”

听到这话,四人立刻行动,这是他们最后的绝招。以四人合体之下,远远超出四人的实力,战斗力堪比宗师中期。

当然,最多只能算是最普通的初入宗师中期境界。跟叶问天这等能够越级战斗的力量相比,堪称是蚍蜉撼大树。

短短一会,众人力量聚集,春长老只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无比恐怖的实力,怒吼一声,直扑向叶问天,双掌出击。

娄绮玉暗暗紧张,但见识了叶问天刚刚的实力,倒是放心不少。

叶问天眼中闪过一道惊讶,但依然摇头,淡淡道:“不自量力!”说话之间,右手瞬间凝聚强大力量,挥手出去。

一股无比强横的力量席卷出来,但又控制的非常精妙,正好拦截住了春长老的进攻。

碰!

一道巨大的力量撞击声响起,春长老只觉心口一疼,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然后倒转落地,脸色苍白。

其他几人也是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摔落地上。

看起来,个个都受了重伤!

娄绮玉彻底惊呆了,她终于明白自己在海边的猜测完错了,叶哥并没有什么特殊手段,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宗师后期高手。

这让她几乎都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年轻之人竟然能有如此恐怖的实力,难怪唐惊天始终忘不了要寻找叶问天手中宝贝。

“花婆婆,各位长老……”

“你们没事吧?”

娄绮玉震惊之余,忙关心地问道。

“琦玉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受了些内伤。若有需要,我挥手之间就可以帮她们治疗好。”叶问天淡淡道。

春长老等人更是惊呆了,不过脸色更加难堪,既有受伤原因,更多的是觉得自己之前特别丢人。

面对如此惊人宗师高手,她们刚刚却各种怠慢,甚至藐视人家,简直是不知死活。

多亏人家大人有大量,一直不计较,没有下重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公子,非常抱歉,刚刚多有得罪,请您原谅!”

这一刻,都不用叶问天让她兑现承诺,春长老就立刻尊敬道。对她们来说,强者为尊,叶问天的实力绝对值得她们这样。

哪怕让她们跪下,她们都毫无怨言。

所以,其他几人也是纷纷道:“叶公子,刚刚冒犯了你,实在对不起!”

叶问天看人家态度这么诚恳,点了点头,淡淡道:“无妨,只不过我觉得,你们应该跟你们楼主道歉,而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