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兽分身,施展神通,在轰击到那马尾巴少年的时候,竟然眉心闪电,倒地而亡。

这一幕,让此时关注着赢兽的千余强者,皆都失神,觉得这事情,诡异难言。

发生了什么?

被攻击的没事,攻击的却咕咚一声跌倒死了。

而且,那眉心之中,怎会有闪电溢出?

元神这种东西,本就最怕雷电了,而识海生电,那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这赢兽因为作恶太多,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直接就在他识海之中,放了一道雷电,将他元神给破灭了?

但是,咱们也都是经历过雷劫的啊!

武修晋级到武王境,就要经历一场雷劫。成就虚神。

晋级到武皇境,同样要经历一场雷电,成就元神。

基本上,修到武皇境的武修,都经历过两次雷劫了。

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

那种随时会被雷电劈死的恐怖记忆,真的是想想,连灵魂都颤抖。

但是,那渡劫的雷电,那是来自天地大道的,肉身和识海之外的,没有听说过,识海之中,还会自主诞生雷电的事情啊!

而此时,尽管大家都不喜欢赢兽,但是赢兽诡异地死去,就必须给出一个理由,不然大家伙都在此,监视四皇子府,他死了,们都没事?

然后,们都没点表示?

一旦二皇子询问起来,让他相信们的说法,说自己识海生电,自己把元神给破灭了?

那给本殿下电死自己看看?

“小子,从哪里来?来此做什么?为何在此挑衅我等?为何赢兽诡异死亡?说不出个道道来,必将镇压审讯,八十一种刑罚,叫生不如死!”

马尾巴少年,看到千余强者,纷纷朝着这边涌来,一个个爆发气势,释放杀意,有的甚至直接祭出战兵宝器符箓之类,虎视眈眈,杀气腾腾。

少年指着自己的鼻子。

“孙子们,让们滚,们不滚,那就休怪本大爷一个群殴们一群!”

说着,仅以肉身之力,挥拳冲进了强者堆里,照着脸来一拳,朝着屁股给一脚。

速度极快,但是也不过是挨得近的强者,被揍了几下而已。

不要说一拳轰死,一脚踢爆,就是骨头,都没伤着一根。

但是,这太欺负人了。

我们一群至少是六层境以上的武皇强者啊。

被一个不知所谓的蛇精病,跑出来拳打脚踢,简直肺子都气炸了。

怒火上头,也就直接还手,各种武技战技战兵,都纷纷朝着那少年身上招呼。

少年也不躲避,大量的攻击落在他身上,后面的强者轮不上,在那边怒吼。

“宰了这小子。太气人了,蛇精病就可以想干啥干啥吗?”

然而,接下来,更加诡异恐怖的场面出现了。

那些凡是将攻击,轰到少年身上的强者,此时一个接一个,咕咚咕咚,全部栽倒在地。

和之前的赢兽分身一样,死状诡异。

皆都是眉心闪烁丝丝雷电,肉身完好,但是元神已经破灭了。

连续倾倒了几十个强者之后。

余下的强者,全都发一声喊,远离那马尾巴少年,如见厉鬼一般,不敢再次对他发出任何攻击。

此时,马尾巴少年,诡笑着看着一地的尸体,走上前去,有一个算一个。

手掌如刀,破开这些尸体的丹田,直接就将其中的丹田空间,乃至丹田世界,全部挖出来。

将全部的已经成为世界的丹田,收进体内。

对着一堆还未形成世界的丹田空间,咿呀吐槽。

“连一条下品灵脉都没有,估计里面东西也不值钱,丢了可以,收了占地方,但是……算了,蚊子腿也是肉,谁让本大爷穷来着?”

大手一挥,将地上一堆,本属于六层武皇的丹田空间,也一并收走。

看得所有强者此时,浑身发寒,心胆龟裂。

这尼玛是个什么疯子?那几十个丹田,那是多大一笔财富啊!

其中至少有五个丹田,已经形成世界,其中至少也有一条下品灵脉,然后特么嫌弃了还?

这千余强者,并不知道皇宫那边发生的事情。

那两个八层大能的老者,倒是知道了。

但是他们得到警告,是不要传出去。

所以,只有这两个老者知道,自己这批死去的手下,其实是因为触动了天罚,被天罚将元神轰灭了。

那么眼前这个少年,那就是掀翻了皇宫,两次施展肉身武技,就干掉四千余巨头大能的林西。

此时两个老者,互视一眼,震骇莫名,浑身都在不自主地筛糠。

“住住住手——”

此时其中一个老者前趋,深深望了林西一眼。对着不到千个的强者手下,生怕他们再次动手

“接到二皇子处传来的令喻,所有在此执行任务的人,不许与这个大人为难。违令者斩!”

此老者,想

哭想笑,心中自嘲。

为难?

谁敢为难他,不是请天罚光顾吗?

现在就是他朝死里打,也不能还手啊,跑可以,打不行。一打自己就完蛋了。

这尼玛……什么事这是?

这个马尾巴的少年,自然就是从皇宫里瞬移出来的林西了。

此时,他有此一举,并非是要将这些,监视四皇子府的强者干掉。

这些所谓的强者,最强大的,不过是眼前这两个老者。

八层大能,他在皇宫里,干掉至少也有几百个了。

至于说那些六层境武皇,七层境巨头,不是界主,他实际上都懒得破开他们丹田。

相对于灵脉来说,中期巅峰武皇的那点财富,真的没有吸引力。

只不过,想到飞花宗还正在发展之中,需要大量的资源,所以勉为其难,也将其收了。

林西不理睬此时过来,想和他说话的两个老者。直到将地上的尸体丹田,全部挖完,这才拍拍手,负手装逼:

“嗯,得到消息了?”

两个老者,此时两眼发光,像看绝世珍宝一般,看着林西上下打量:

“林西大人,我等得到命令,无论任何情形下,都不能与您为敌,手下这些人,不知就里,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林西点点头。

“们两个都是前辈,为人处世,有可圈点之处,可惜明珠暗投,所遇非人,可惜了啊……”

其中一个老者,此时躬身施礼。

“林大人,我听说,满家有数以千计的强者,脱离家族?我和我这位老哥哥,也想脱离皇室,追随于您,不知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