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几人走到前殿的时候,东隋国君于仓已经等在里面了。见三人进来,立马起身恭恭敬敬的朝着羿清的方向行了个礼,“于仓见过帝君。”态势谦卑得不可思异,完不似上次那义愤填膺的样子。

三人没理他,径直朝着上方走了过去,沈萤直接坐在了主位上,整个人懒懒的瘫在椅子上,一只手撑在扶手,羿清则是站在旁边,习惯性掏出几碟糕点,放在旁边的小几上。

到是孤月转身坐在下方最近的一张椅子上,朝着带着些忐忑不安神情的于仓,笑了声道,“于少君,怎么有空来我无敌天宫,莫不是弟子通传错了,你其实是来找蓝华帝君的?”他故意好心的提醒,“不如我现在将他找来如何?”

“不不不!”于仓一头的冷汗,连忙否认道,“少君误会,我……我的确是来求见羿清帝君的。”

“这就奇怪了?”孤月冷笑了一声,“要是我没记错,当日于少君,不是在众国君与各大陆仙友面前,言辞凿凿的说只知有蓝华帝君,不知有羿清帝君吗?”

“是……是在下失言,还请帝君赎罪。”于仓腿一软,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无论帝君如何处置,于某都甘愿受罚。”

孤月愣了一下,按理说他能带头挑事,应该也是个性情十分高傲的才是。到是没想到他居然怂得这么快?而且二话不说就跪下认罪了。突然觉得他今天来,所求之事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此事是在下一人之举,与东隋国无关,更是与蜀海众人无关。”他抬起头看了看上方认真给沈萤递着吃的,压根没有看他一眼的羿清,僵了一下,只好又看向旁边的孤月,“今天我所请之事,事关重大,甚至关系到整个仙界,只有羿清帝君可以帮忙。”

“哦?”孤月到是有几分好奇了,“到底是何事非厨……非羿清不能解决的?”

于仓脸色变了变,似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会才沉声道,“禀帝君,我东隋国位处蜀海以东的皆海岛上,在各国之中也算是繁荣之所。仙人更是不少,但是近几年来,却突然再没有新的仙人飞升。一开始我们也不知其原因,以为只是下界修士机缘未到。”

他抬头看了几人一眼,眼神沉了沉,才继续道,“但是前阵子,东隋第一城长青城主上书说,他在下界的一位子侄,本来有着极高的修仙潜质,而且也早早推算过他的命格,是必定升仙的。但却不知为何历劫之时突然损落,未得飞升。我等才注意到事情奇怪之处。”

孤月皱了皱眉,看了对方一眼道,“这修行之事,本来就是逆天而行,任何微小的变动,甚至是一个想法都可能触发心魔影响飞升。哪有什么注定飞升之说。”当然沈萤那种外挂除外,“况且中途折在飞升之劫上的人,不知凡几,有何奇怪之处?就算几年没有人飞升也很……”正常。

眸含秋水清纯小美女美色撩人心图片

“不,一定是下界出了问题。”他话还没说完,于仓一脸着急的脱口而出,“东隋从来没有连续几年无仙人飞升过!而且我听说……”他眼神瞄了瞄前方的羿清,咬了咬才继续道,“我听说前不久仙魔交界处,突然出现了十分奇怪的蓝色界门,还似乎与下界有关。所以……在下抖胆猜测,我东隋国连接下界的界门,是否也出了问题?才导致无人飞升成仙。”

“界门?”孤月沉默了,心下不由得一紧,转头就看向旁边的厨子。

“没事!”似是知道他想问什么,厨子直接摇头,“检查过了。”说着才把手里的茶递给了旁边的沈萤。上次他修复位面树的时候,特意检查过界门,并没有任何异常。

“羿清帝君,长青城主那子侄损落肯定另有隐情。”见他们不信,于仓有些着急的道,“他所在的圣临界向来灵气充裕,东隋很多仙人都出自那一界。但最近几年却没有任何修士飞升。虽说几年时间并不长,但仙界一天,下界便是百年,如今数万年已过。万年来都没人飞升怎会无异啊!”

这话看着到是挺有道理的,只是……

“于少君是不是忘了,修士飞升上界,升仙台出现的地点向来不定。你们东隋未出现飞升之人,还不许别人飞去其它大陆了。”这又不是生孩子,想在哪生在哪生?孤月眼神眯了眯,看了于仓一眼,“还是说……于少君这般肯定下界有异,是因为掌握什么别的信息,提前知道他们会从哪飞升上来?”

于仓脸色一白,满脸被直接戳穿的心虚样,眼神慌乱的转了转,半会才一咬牙,抱拳跪得更直道,“还请帝君赎罪,在下……的确用了些手段。”

他抬头看了看孤月,又扫向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的羿清,才带些心虚的道,“在下曾在榆林仙域中,幸得一上古阵法,此阵能让同出一界的修士产生一种牵引。所以我在东隋国各城中布下此阵,以便刚飞升上来的仙人,可以尽快与熟人相聚。也因此……我东隋国才会一直这般繁荣。”

孤月看了对方一眼,所以这才是他还没有被撸下去的原因吗?

“羿清帝君!”于仓继续朝着厨子着急的道,“我等法力低微,解实查不出来研究是何问题。此事事关重大,您是神族,想必一定有办法的,恳请帝君随我去东隋一趟,彻查此……”

“不去!”他话还没说完,羿清秒拒。他还得修行娶师父呢,去什么去!

“帝……帝君?!”于仓懵了一下,似是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么干脆,只好求助的看向旁边的孤月,“孤月少君……”

“你先回去吧。”孤月也没有直接应下,“此事我们自有打算。”

“可是我……”于仓还想说什么。

孤月却已经转头挥手道,“来人,送于少君。”

于仓没办法,来回看了看殿中几人,这才有些不甘愿的出去了。

直到对方被送出了天宫,孤月才看向羿清道,“厨子,你怎么看?”

羿清眉头皱了皱眉,一边剥果子,一边回道,“漏洞百出没说真话,但可能确实有事。”

“我也这么觉得。”孤月点了点头,“这姓于的肯定隐瞒了些什么。而且更让我奇怪的是,他对下界的态势!”

羿清回头看向他。

“按理说,飞仙之后,对于下界的一切,自然就会看淡。”孤月皱了皱眉,“本身历飞升之劫者,需得斩断凡尘,彻底了结凡尘俗事,孑然一身者方可安然飞升。或者像烤鸡妹子两夫妻一样,有本事承受数倍的劫雷,方可带人一起飞升。”

“咦?是吗?”正啃着果子的沈萤突然抬起头。

“没说你,闭嘴!”外挂不要参与我们普通人的讨论,“吃你的果子去。”

“……哦。”继续啃。

“所以说……”孤月继续看向厨子道,“仙界这么多仙人,没人会对凡界的事这么上心。还时时注意是不是有人飞升上来。而且他所说的那个阵法也很奇怪,厨子这世上……真的有可以控制人飞升位置的阵法。”

“有!”厨子肯定的点头,“玄灵阵,可以暂时打开跨界之门,沟通两界。但这是神族的阵法,仙法驱动估计达不到这种层次,但确实可以控制界门开启的位置。”

孤月脸色更沉了,想到什么直接传讯郁红吩咐了几句,不一会郁红就拿着一个名单进来了。

“孤月长老,这就是蜀海近十年来飞升上界的地仙统计名单。”

“嗯。”孤月接过拉开,看向最后五年的数据,果然各地飞升上来的地仙分布很平均,各国每年都有数十个左右。就单单东隋国后面空荡荡的,一个都没有,“看来于仓说的这几年内都没有仙人飞升之事,是真的。莫非真是上次位面入侵的原因吗?”他皱了皱眉,下意识看向某吃货,“沈萤,你怎么看?”

突然被点名的沈萤一呆,啃果子的动作停了停,这才指了指他手里的名单。

“嗯,我从前面开始看。”

哈?啥意思?

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名单开头,瞬间猛的睁大眼睛。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