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辈,你是逃不掉的。血影爪!”血翼将军朝着叶霄的方向右手一挥,一个巨大的爪痕如恐怖的刀锋一般疾驰。

“星隐流云!”叶霄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即刻施展身法技巧,他的身体以诡异的姿势扭动着,避开了血影爪的主要攻击,即便如此叶霄也被灵威击中,吐出一口血来。元仙八阶的存在对于现在的叶霄来说实在太过恐怖,仅仅是攻击的余威便能透过仙器宝衣伤到叶霄。叶霄转瞬又隐匿了起来,消失了踪迹。

残酷的现实给叶霄上了一课,前一刻他还凭借‘茫夜’的神妙一人暗杀了十二真仙,后一刻他便如同丧家之犬被人穷追不舍。极品仙器‘茫夜’的隐匿效果可以让叶霄飞越断天崖而不被荒天古国的人发现,但不意味着你当着别人的面隐身,别人还拿你没有办法。尤其是血翼将军魔蓝这种强者,他们有着无数经历,见识过各种手段,自然有一些应对方法。

“这混蛋是怎么发现我的?”叶霄开启灵泉之眼,整个天地的样貌果然发生了变化,他可以清晰的看见以魔蓝为中心,一道道奇特的灵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没有任何死角。“卧槽,这怪物是雷达转世吗?”隐身效果只是隐匿身体以及各种气息和灵力波动,但人始终还在那里移动,被魔蓝以如此玄妙的手段找出来也并不奇怪。

叶霄急忙调整位置,选择贴着地面高速飞行,虽然摆脱不了魔蓝但是地面上障碍物足够多,魔蓝再想轻易判断叶霄的位置也不容易。就这样一个逃一个追跨过了万水千山,魔蓝的速度远胜叶霄故而叶霄始终无法摆脱他。

“希望能坚持到梦姐姐那里,如果实在不行也只有动用雷劫珠了。”叶霄暗自计划,雷劫珠虽然强大但只剩两发劫雷,而且面对这样的高手叶霄不能保证自己能偷袭成功让劫雷完打中。这样的顶级高手未必没有其他底牌,总之雷劫珠不可轻易使用,出手便要能保证见到成效。

魔蓝似乎很有耐心,他很好奇这小辈竟然有这样的实力,而叶霄身上的隐匿宝物也让他心动不已,这样完美的隐匿效果让他都有些眼馋,毕竟没有人会时时刻刻探测周围有没有隐藏着人,他等着叶霄漏出破绽时给予他致命一击。

机会总会眷顾有耐心的人,当太阳从东方冒头,叶霄便知道自己麻烦大了。‘茫夜’有着无与伦比的隐匿效果的同时也有着致命缺陷,那便是白天没有用。阳光猛烈,万物显形,叶霄的身影清晰的暴露在了魔蓝的眼皮子底下。

“小辈,你杀我那么多手下,若还让你逃了我如何能向国主交代,所以去死吧!”魔蓝身后翅膀一震,转瞬便出现在了叶霄身后,伸出粗大的手臂朝着叶霄的脑袋抓去。

叶霄生平遇到过很多次危机,这一次同样危及到他的性命,关键之时他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脑海一时空灵,体内灵母道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叶霄的经脉中流动,他的皮肤变得如烙铁般赤红。叶霄转过身来,手中银鍠剑下意识的朝着魔蓝的手臂刺去。

魔蓝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的身体强度远胜一般仙器,那银鍠剑又能耐他何?不过蝼蚁的垂死挣扎罢了。

“叮铃~”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是叶霄从未听过的美妙声音,银鍠剑与魔蓝的手掌碰撞到一起,一道七彩虹光从剑尖开始扩散,七彩虹光组成一个圆圈一点点的向前推进,虹光所过之处,万物归于无形。魔蓝的眼神从惊愕,变成震撼,最后化为深深的恐惧,他急忙后退躲开那诡异虹光,此刻他的整条右臂已经完消失了!

白色气球少女肉嘟嘟脸蛋纯白长裙元气天真烂漫写真

叶霄见魔蓝退却自然拔腿就跑,他也搞不明白那七彩虹光是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恐怖剑技了?但此刻却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他转瞬便飞的老远。

魔蓝看着叶霄的身影一时竟然不敢追去,那一剑让他深深畏惧,“那是什么剑技?怎么可能在一个两仪境身上出现?”魔蓝停下身形,等待片刻后他的手臂再次长出。恢复完美状态的魔蓝考虑再三还是选择朝着叶霄追去,叶霄身上的秘密让他心动不已。

这一变故给叶霄争取到了不少时间,然而血翼将军魔蓝本就擅长速度,不久之后他再次追上了叶霄。

“小辈,那剑技你还能施展几次?”魔蓝笑着朝叶霄赶去,叶霄瞳孔微缩,自己果然还是逃脱不了此人的追杀,他的手中劫雷珠已经被紧紧握住,只待魔蓝近身。

然而突然间魔蓝停下了身形,他的手背之上,一只黄色蝴蝶不知何时停在了上面。“这是什么?”

魔蓝瞬间将蝴蝶震成齑粉,重新看向叶霄时却已经看不见叶霄的身影。他以为叶霄再次使用了那隐匿宝物,于是他再次发动灵波探测,然而任由他如何努力都再未找到叶霄的身形,此刻他才认识到他已经失去了叶霄的下路。

“可恶!!!!”魔蓝振臂怒吼,周围山峦碎裂、河水截断,足以见证他的怒火,他甚至不知道是谁救走了叶霄。

叶霄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蝶海的中心,一张被金色蝴蝶面具遮住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露出的那张小嘴红润可爱,有着无穷魅力。

“叶弟弟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恐怕我就要搬走了。”梦烟尘娇笑道,声音中满是诱惑。

叶霄却是眼神清明,没有受一点影响。“梦姐姐?是你救了我?”

“咦?你的心境又提升了?这次我的魅惑之术甚至一丁点效果都没有。没错,是我用幻蝶传送术将你给传送了过来。那壮汉实力可不简单,你身上就没带传送符什么的吗?”梦烟尘问到。

叶霄摇了摇头,“我来的匆忙的确考虑不周,再加上传送符本就稀有,所以…”

梦烟尘打断叶霄,取出三张传送符递到叶霄手中。“下次遇到强敌打不过就跑,要不是你进入了我的感知范围,这一次你恐怕真的危险了。”

叶霄心头流过一股暖流,虽然他知道梦烟尘在利用他做一些事情,但梦烟尘可是实实在在的帮了他不少忙。

“梦姐姐,你说的搬走是什么意思?”叶霄收下传送符后急忙问道。

“哎,荒天古国来真的了,他们选择正面与圣族对决,西方域已经沦为了荒天古国的后花园,我这蝶海时不时的就有荒天古国的人闯入,下面的人不断失踪总有一天会惊动上面的人,我这蝶海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被他们察觉,所以我也得搬走了。”梦烟尘解释道。

“原来如此,梦姐姐,不如趁此机会你便住进云界之中吧,我保证那里不会有人打扰到你。”叶霄建议道。

梦烟尘思索片刻点了点头,“也好,至少在帮你复活小草之前我还不能离你而去,否则你恐怕也会怨我。”

叶霄遗憾说到:“唤醒小草的几样东西,紫心回魂玉和神兽脊骨已经到手,黄泉碧落水如今也只找到了碧落水,至于时光沙则一点线索都没有。”

梦烟尘笑道:“你还真是个呆子,如今荒天古国都要让黄泉降临了,你还担心找不到黄泉水?那黄泉水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你如今只需要找到时光沙便是。”

“黄泉水找到了?”叶霄面露惊讶之色。

梦烟尘取出一个玉瓶,瓶中装着如血液一般的液体,此物叶霄也见过,正是降灵祭坛里的那神秘液体,只是叶霄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就是黄泉水,这可比碧落水容易拿到的多。不过若没有荒天古国,叶霄要拿这黄泉水也难以登天。

“其实唤醒小草我有更简单的方法,毕竟她本就没有真的死去,但是那样对小草不公平。我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你的天赋世间罕见,小草要追上你的步伐恐怕不容易。所以在复活她的材料上不可吝啬,用这几样世间罕有的宝物唤醒她后,她的实力和天赋绝对会让你瞠目。”梦烟尘说到。

叶霄点了点头,“都努力到这个份上了,自然不能前功尽弃,我也得为小草的未来考虑,那时光沙我会想办法的,多谢梦姐姐了。”

“不必谢我,那先天道果的任务和斩杀鹤皇转世之身的任务还得依仗你,你可不能让姐姐失望,你的实力如今去完成这两件任务恐怕并不困难了。”梦烟尘虽然面色如常,内心却早就震惊不已,她可是一步步看着叶霄成长的,叶霄每次到她这儿来都跟脱胎换骨一般,其进步之神速让梦烟尘难以理解。

“梦姐姐,我有一事不解。”叶霄急忙向梦烟尘请教之前发生的事,自己那一剑断了魔蓝的一只手,然而他却根本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办到的,如今再想复制那一剑却是根本不可能了。

“七色虹光?类似七色虹光的功法可不少,但都没有你说的这样恐怖的效果,我未亲眼见你出招恐怕给不了你答案。但你能施展一次,便有可能施展第二次,第三次,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能掌握那剑技的。”梦烟尘安慰道。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叶霄的思绪,“师父,有客人吗?是…是主人?”蜂后叶飞儿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看见叶霄激动不已。然而让叶霄挪不开目光的是跟着叶飞儿出来的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姐?”叶霄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