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出差这件事很重要……”温静嘀咕着。

“我周末就回来,这几天在学校待着。”

“那好吧。”

“慕教授!”

忽地,手机那头传来一道并不陌生的声音。

凌瑶?

温静皱了皱眉,只听到慕煜行的嗓音,“我晚点给打电话。”

见到慕煜行,凌瑶坐着轮椅过来。

“是过来参与研究会议的吗?”凌瑶看着慕煜行,嘴角的笑容扬起。

慕煜行淡漠地颔首,很快出了机场。

凌瑶并没有被他的冷漠影响,看着慕煜行的背影,她深深地迷着。

凌彧推着妹妹,看到她的神色,无奈地摇摇头。

青春美丽容颜

“确定要这样做?”

“我确定,我知道慕煜行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凌瑶勾了勾唇。

两天后。

温静接到了姜迟的电话。

自从他“间接表白”之后,两人一直没有再联系过。

但每周上课总是会碰面的,温静向来不太擅长处理这样的人际关系,下意识地就会逃避。

没有接姜迟的电话,他给她发了微信。

说是两人共同完成的课题得到了陈教授的认可赏识,需要他们下午过去办公室一趟。

既然是老师的要求,温静自然不能拒绝。

下午来到办公室,姜迟在门口等她。

温静先进去了,本来姜迟有话要说,但看着温静已经走进去了,要说的话也咽下去了。

陈教授是姜迟的导师,对他很是赏识,温静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的课题研究被学校评选为一等奖了,学校即将为他们举办一场媒体见面会,详细阐述这一课题研究,而接下来,陈教授希望两人能合作把这个研究落实完成。

温静愣了愣,蓦地就想起自己跟慕煜行说过的话。

这一次作业完成之后,她不会再跟姜迟有那么多接触。

要是两人继续一起合作,那不就是“啪啪啪”地打自己脸了。

但是,她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好机会。

姜迟当即就答应下来了,陈教授的视线落向温静。

“教授,我想我需要考虑一下。”温静咬了咬唇,面露难色。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我怕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温静绞尽脑汁地回答。

的确,她并不是陈教授的学生,她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问问慕煜行的。

“嗯,我知道了,跟慕教授沟通一下,我还是希望能和姜迟一同完成这个研究的,至于见面会,们俩都不能缺席了。”

温静点点头,走出办公室,没有跟姜迟说话,她打算回去宿舍了。

只是姜迟唤住了她。

“温静,不要躲我。”姜迟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

“我没有躲。”温静低垂着眼,口是心非地道。

“如果我让困扰了,我很抱歉。”姜迟郑重地道歉。

温静皱了皱眉,抬起头,她淡漠地看着姜迟,“姜迟,我们是同学,不是吗?”

“是,我们是同学。”

“那就好。”温静淡淡地扯出一个笑容。

“我们只是同学。”温静一再强调。

“明天就是见面会,刚才教授给我了一份演讲稿,我们先练习一下?”

“好。”两人来到课室,温静却心不在焉地一直看着手机。

最后还是忍不住给慕煜行打电话了。

她打断了姜迟,“我拿回去自己背一下。”

“我送回去。”姜迟脱口而出。

“不用不用。”

话落,温静走得很快。

姜迟的脸色很阴沉,一路都在跟着温静,直到两道保镖模样的身影挡住了他。

“们是谁?”

“慕先生吩咐了,我们是保护温小姐的。”

姜迟冷笑了声,“我没有伤害她。”

保镖并没有理会姜迟说的话,姜迟不是两人的对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温静消失在他的视线。

此时,北城。

由于是涉及医药界和商界的研究学术会议,宋煜代表慕氏也来了,慕思思也跟着过来。

见到哥哥,她朝他走来。

“哟,怎么温静不在身边。”

“她有事。”慕煜行的语气淡漠。

“真的假的?”慕思思因为忙着开学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过哥哥了。

“真。”

“好吧,我去找瑶瑶玩了。”

话落,慕煜行却唤住她,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慕思思是今天过来了才知道凌瑶的腿受伤了,只是她不知道凌瑶出事的原因,以为就是车祸。

“瑶瑶,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康复。”

凌瑶苦涩地摇摇头,“估计只能这样了,思思,我现在完全体会到那时的绝望了。”

慕思思抿着唇,一时半会没有说话。

她好不容易才康复站起来,坐在轮椅上的日子,其实真的很难受。

她是最能明白凌瑶此刻的感受的。

“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延迟了送去医院,可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凌瑶忽地道。

慕思思瞪大了眼,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延迟送院?”

“当时,我和温静吵了一架,她把我推出了马路,后来司机要打急救电话,她还阻止了。”凌瑶说着说着,眼泪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我没想到,当初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她还以为我喜欢慕煜行,眼里已经容不下我了。”

慕思思浑身一颤,看着凌瑶的腿,又想到了温静。

一开始,她的确是对温静没什么好感的,但渐渐对她改观了不少。

凌瑶是她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她自然是相信她的。

“真的是温静?”

“瑶瑶,这件事只有我哥知道,也别跟哥哥说,我现在也不指望他能多看我一眼了。”

慕思思已经浑身僵住了,瞧着凌瑶的眼泪,她心疼得很。

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啊,她怎么能让凌瑶受这样的委屈。

“瑶瑶,的罪不会白受的,我要跟温静那个贱女人算账!”凌瑶怒声道。

话落,她站起来,好不容易才克制着缓和了情绪。

“思思,别冲动,我不希望因为我……”

话还没说完,凌瑶已经打断凌瑶的话了,“瑶瑶,我知道心肠好,但是是我的好闺蜜,能咽的下这口气,我不能!”

当初她最黑暗的时候,是凌瑶陪着她走过来的。

现在凌瑶出事了,她也会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