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之下,山谷内所有杂草,顿时化作一片焦黄,即便是之前已经枯萎之叶,此刻也是瞬间崩溃,这种崩溃,并非是表面,而是连同其在土壤深处的根部,也顷刻间瓦解。

那首先向着王墨疯狂落下的数个血红色的手印,此刻迎面落在了王墨剑指之上,没有任何停顿,那一个个血色的手印,立刻涣散,崩溃!

若仅仅是崩溃也就罢了,显示不出乾坤杀指之威!但见那崩溃威无数红色碎片的手印,原本在崩溃之势下,倒卷而回,但尚未退出多远,便立刻被乾坤杀指内的杀气仙力牵引,居然反方向而回,部凝聚在了王墨剑指之上。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在外人看来,就好似是王墨的剑指,在击向那些血手印的瞬间,便把这些手印完吸收了一般,其剑指之上,顿时血色大浓。

吸收了血手之力,王墨眼露寒芒,剑指不但未停,反而速度更快,抢先一步直接越过赖青石的剑芒,直接点向那扑面而来的巨大阴森鬼头眉心。

那鬼头双目闪烁妖异之芒,在王墨剑指点来的瞬间,居然张开大口,一口把王墨剑指吞下。

“咦”王墨双目一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口中轻声道:“你既然要吞,那便吞个饱!”

说着,他剑指蓦然间闪烁红芒,之前吸收的血色手印之力,在一瞬间,被王墨部灌入那鬼头之内,与此同时,乾坤杀指内本身蕴合着灭绝一切生灵的杀气,也随之疯狂的融入其内。

那鬼头瞬间胀大,其内传出呜咽之上,立刻疯狂的退后,只是,尚未退出三丈,便一震之下,“轰”的一声巨晌中,彻底崩溃了。

矮个老者本命神通被毁,面色顿时苍白,身子一晃,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眼露惊骇之色,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他实在是害怕了!

这剑鬼吞噬术,他曾经与一个惊门八宫仙者动手之时使用过,那惊门八宫仙者虽说最终破解,但过程却是极为惊险,远远不如王墨这般轻描淡写,他,如何能不跑!

文艺森女气质女孩

冷冷的扫了一眼矮个老者逃遁之外,王墨一拍储物袋,顿时一杆千魂幡呼啸而出,紧跟着传来数千死魂的咆哮之声。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几乎眨眼间,王墨便破了血手印,灭掉剑鬼,更是使得矮个老者,亡命逃遁。

此刻,赖青石的剑芒,紧追而来,直奔王墨所在之处。

王墨转身,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了那剑芒之后,仙魄离体而出凝聚柳叶飞剑之上的赖青石仙魄,他神色如常,身子未动,只是抬起左手,但见其左手之上,一股金色光芒蓦然间弥漫四周,瞬间笼罩山谷。

与此同时,其左手看去,好似骄阳一敬散出万丈金芒,一道金色的漩涡,在其手心之中,刹那间凝行。

王墨口中轻哼,左手向前虚空一拍。

但听轰隆隆巨响,其于心中的金色漩涡,疯狂的冲出,直接与那斩下的剑芒落在一处,这一刻,天崩地裂般,山谷内的大地,立刻出现大量龟裂,就连四周的山壁,也纷纷落下大量碎石,更有之处,己然坍塌。

剑芒之后,赖青石仙魄凝聚其上的柳叶飞剑,好似闪电,疯狂的呼啸而过,直奔王墨眉心而来,其速度,极快,即便是王墨修为达到惊门六宫,如非万不得已,也不想与一个拼了命仙魄离体融于本命法宝内之人直接对抗。

但,王墨却是神色没有任何异常的变化,在赖青石仙魄凝物而来的瞬间,他身子立刻退,与此同时右手一挥,但见一道绿色雷电破空而出。

“啪”一声清脆之响,冲击而来的柳叶飞剑,顿时一颤,好似被一股大力抽住一般,其蓦然慢了下来了

“啪!!”又是一声,柳叶飞剑之上顿时传出一声怒喝,蓦然间,一团青色火焰,居然在其上凝聚而出“哗!!!”的一下,直接破空虚无,跃过距离,直接出现在王墨眉心前三寸之处。

“哦?要玩命啊”王墨目光一闪,身子后退中,其身前远古雷魂,迅速挥舞而出。

“啪啪啪啪,”

一阵噼里啪啦巨响中,柳叶飞剑之上,立刻传出一阵阵惨叫声,最终更是涌现出大量黑气,其追击之势,蓦然一顿,最终掉头就退,只不过其上的光芒,此刻已然极为黯淡。

那柳叶飞剑之上散出大量的黑气,幻化成为赖青石的样子,此刻的他,身子极为虚弱,好似风一吹便会崩溃一般。

赖青石想要回到身体内,只是,王墨却是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其仙魄凝物退后的瞬间,王墨右手向前一点,一道绿光顿时呼啸而出,其目标,并非是赖青石仙魄,而是其肉身!

在赖青石仙魄眼睁睁的目光中,那紫光幕然间化作一只巨大的狰狞妖兽,此兽最为显眼之处,便是其模样像是猎豹,背上却长了一双血红色的翅膀

此刻,这狰狞妖兽,正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从半空中,顺着赖青石肉身的天灵,直接一口吞下。

一吞之下,赖青石肉身的血肉精华,甚至体内残存的仙力以及一切可供吞噬之物,在这一瞬间,部被凤豹死魂,生生吞噬。

最终剩下来的,只是一具彻彻底底的尸骸。

柳叶飞剑上幻化而出的赖青石,此刻双目呆滞,猛地回头,恶毒的盯着王墨,二话不说身子一动,直奔四周远处几个小辈之人飞去。

小辈四人,两男两女,赖青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奔古魏而去。

古魏面色茫然,尚未来得及反应,护法长老为何直奔自己而来,便眼前一黑,其眉心之上,幕然间出现了一道伤口,却是那柳叶飞剑,穿透而入。

古魏身子一颤,目光彻底黯淡,只是几乎瞬间,便又明亮起来,只不过这明亮之中,却是透出浓浓的虚弱。

王墨目光一凝,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要知道夺舍,绝非如此简单,即便是师尊神农,都需要经过时日去融合,可眼前这赖青石,却是当着自己的面,生生夺舍之后还可恢复神智,甚至看其样子,几乎已然完成了夺舍的大半动作。

这一点,却是让王墨有些惊奇。

那被赖青石夺舍的古魏,此刻面色苍白,他盯着王墨,飞快的说道:“王仙友,今日之事,是赖某人鲁莽,你若放我离开,我便把这快速夺舍的神通传授给你,而且今日之事,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知晓,我赖青石敢发下血誓!”

说着,赖青石右手向后一拍,顿时其四周一男二女三人,除了那吴瑶之外,另外两人,顿时身子一震,暴毙而亡。

“这女子吴瑶,尚是玉女之体,王仙友,赖某人还有一神通,可以借玉女之体疗伤,你若放我离开,我也一并送你!”赖青石望着王墨,内心狂跳,他也是被逼到了绝路,否则也不会如此低三下四的求饶。

吴瑶听闻赖青石之话,身子轻颤,眼神复杂的看了王墨一眼,银牙一咬,立剩跪在地上,轻声道:“还请前辈杀了此人与另外那个天灵剑宗的长老,吴瑶无以为报,此生愿为牛为马伺候左右!”

赖青石面色阴沉,眼中杀机一闪。

“听说你天灵剑宗有一柄灭世神剑”王墨神色如常,缓缓说道。

赖青石一怔,想了少许,忽然眼巾爆出一目精芒,直勾勾的盯着王墨,失声道:“你什么意思???你想打我剑宗神剑的注意”

王墨目光一凝,沉声道:“说来听听便可!!!!”

赖青石沉默,许久之后,苦涩的说道:“此宝我只是听说,以我的级别在宗内本没有资格知道此事这也是我听同门师兄弟所言只是知道此宝是我天灵剑宗的镇宗之宝,但万年前此剑本体丢失,我剑宗先辈祭炼灭世神剑,将剑魂移祭在其内,灭世之剑虽说威力尚可,但比之本体却是不如我只知道这些”

王墨扫了石方一眼,此人话只说了三分!

“把你夺舍的方法,拓印成简,给我!”王墨不动声色,平淡的说道。

赖青石抬头盯着王墨,说道:“你答应放我?”

王墨冷冷的扫向此人,说道“这要看你玉简所印,是真是假!”

赖青石一咬牙,二话不说拿出玉简,连同那借玉女疗伤之法,一同印下,随后向前一抛,直接扔给王墨。

王墨抬手接过,仙识一扫,直接略过那玉女疗伤,在夺舍之法上凝心看去。

赖青石目光一闪,毫不犹豫立刻身子一动,向后疾驰而走,就要冲出山谷,远远地离开此地。

王墨看都没看一眼,左手向前一点,顿时其手指之上,一直环绕的黑白之气,立削呼啸而出,转眼间便直接破开虚无,直奔赖青石。

赖青石立刻察觉,猛地回头,怒喝道:“王墨,你妄为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