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林边缘的芦苇荡里,三节车厢并列排在一起做起了伏地魔。最先被拽出来的装甲车厢里,三具散落的铸铁取暖炉一如70多年前一样被重新安放在本该存在的位置。

饱含油脂的红松树枝在炉膛里烧的噼啪作响,红色的火苗不断跳动中散发着松油的清香,同时也把整座车厢内部烘烤的异常温暖和干燥。

锈蚀出些许洞眼儿的铁制烟筒被掺杂了芦苇竿碎末的泥巴糊的严丝合缝,根本不用担心燃烧产生的烟尘会从中跑出来。而临时砍伐回来的白桦树被摩托锯从中破开铺在锈迹斑斑的地板上,同时也隔绝了最后一丝寒气。

隔着夹在中间被罩上了黑色塑料布的防空炮板车,另一节指挥车厢里同样没有多大的区别,唯独那取暖炉上摆着几个烤的焦香的土豆和一壶蒸腾着香气的咖啡,显然,已经有人看上这里准备在这里扎营了。

这可不是他们闲的玩战争重演,实在是这些在泥沼里泡了半个多世纪的老家伙们必须让肚子里的零零碎碎尽快干燥起来。不然的话,等到隐藏在夹缝里的积水结冰膨胀,指不定就会冻坏挤坏什么脆弱的零件。

不过既然这炉火都烧起来了自然也不会浪费,等晚上的时候,原本睡在帐篷里的白俄帮手们完可以在这里面扎营,只要守夜的人记得看好炉火和烟囱,在这里面打地铺要比睡帐篷或者狭小的平茨高尔越野车里舒服的多少。

至于会不会害怕这车厢里在几十年前发生过什么,纯属多虑,对于这些常年和尸骨打交道的挖土党来说,真要是能冒出个活蹦乱跳的骨头棒子,恐怕第一时间不是害怕,而是叫醒大伊万,问问他这个二道贩子能不能卖个高价。

在这三节装甲车厢的外围,所有的越野车错落有致的围成了第二个、第三个圈子,食物的香气从各辆车里传出来,飘飘荡荡的弥漫了整片芦苇荡。

石泉的房车里,大伊万和娜莎各自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羊肉馅饺子吃的不亦乐乎,而在他们的对面,石泉和艾琳娜则各自端着一小杯伏特和对方碰了碰,随后仰着脖子一饮而尽,这冰天雪地的冻土带上,再没有什么比一顿饺子酒更舒服的了。

见这俩人喝完,大伊万用筷子蘸着醋在充当桌布的卫星地图上画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直线,“这里距离森林另一边的铁路线大概有五公里的距离,除了不到300米的沼泽地之外,剩下的几乎是红松林。”

“你想去探索红松林?”石泉秃噜着滚烫的饺子含糊不清的问道。

“去不去红松林先放在一边”

短发漏肩针织毛衣美女唯美室内照

大伊万也不嫌脏,用筷子夹起个饺子丢进嘴里咬了一口,顺便还从桌子上拿起一瓣带皮儿的大蒜丢进了嘴里,等这口饺子下肚,他才继续说道,“尤里,你就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哪不对了?”石泉靠着身后松软的沙发问道。

大伊万却并不急着说出自己的观点,反而问道,“你上午的时候和我说,按照你们的推测,我们要找的虎式是在保护这条列车?”

“伊万,有话直说,不要那么啰嗦。”娜莎端起酒杯和艾琳娜以及石泉碰了下,直接忽略了卖关子的大伊万。

“我想说的是,这条列车凭什么值得拿虎式来保护?”大伊万以说半句话吃半个饺子的频率断断续续的说道,“如果只是为了反攻卢加河方面,虎式应该用在更加前出的阵地? 而不是被一条列车拴住脖子。”

“所以你觉得这条列车另有目的?”

“这就要看下午我们能捞出来点儿什么了。”大伊万却是不肯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猜测? 因为他知道那概率太低,低到他都懒得升起去红松林里探索的想法。

“说了和没说一样”石泉吃掉最后一个饺子? 喝光了最后一杯酒,这才扭头问道? “艾琳娜,下午什么安排?”

艾琳娜用下巴尖指了指窗外,“他们已经沿着铁路线的两端开始探测了,等下哪边有收获就从哪一边开始打捞? 不过我觉得沼泽中心方向应该没有什么东西了。”

石泉闻言点点头,“收获已经不小了,中午让大家好好休息休息,下午我们可以晚点儿再开始。”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石泉的过早满足还是上午的发现耗光了所有的好运气? 下午的收获却是天壤之别。

随着锚针一次次的下落又一次次的被拽出泥浆? 直到天色擦黑? 众人唯一的成果也只不过是小半截车厢底盘而已。根本不用猜,只从这节底盘断裂处明显的撕裂痕迹就知道这是航弹的杰作。

“还有最后一个点了,捞完这个就收工!”

石泉看向沼泽岸边的方向,这里距离最初的打捞点距离已经超过了两百米,一路捞过来,沿途的冻泥上几乎每隔15米便会有一个布置热针时留下的冰孔。

但这些冰孔要么根本探测不到任何东西,要么捞出来的就是一些毫无价值的铁轨乃至零零碎碎的车厢底盘零件。

在期待和敷衍两种矛盾的心思相互交织中,一根根锚针穿过不到5米厚的泥沼勾住了被热针上的磁铁吸附住的发现物。锚针另一头儿的钢缆则挂在了太脱拉粗壮的拖车钩上。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天的最后一次打捞却异常轻松,不但车轮没有打滑,甚至驾驶室里期待满满的司机们,连油门都没有机会踩一下便把打捞目标们拽上了岸。

摆在众人眼前的,是一节节仅有两米长的弧形钢轨,这些钢轨之上甚至还残存着不同的编号。

“这是什么东西?”娜莎一脸茫然的看向大伊万。

后者可不敢和娜莎卖关子,痛快的说道,“铁轨转盘,这是铁轨转盘。”

大伊万指着那些仍旧被锚针沟住的弧形铁轨介绍道,“这些东西下面应该还有很多,如果把它们拼接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圆环形轨道。”

“圆环形轨道?”石泉思索片刻便明白了这东西的用途,“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是给火车头调转方向用的?”

大伊万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你说的确实没错,它确实可以给火车头调转方向。”

“那你摇头又是什么意思?”艾琳娜将胳膊架在石泉肩膀上,朝着大伊万问道。

“但借助这种环形轨道调头的可不止火车头”大伊万脸上刚刚露出等着众人问的表情,便感觉到腰间的软肉被身边的娜莎给揪住了。

“列车炮,是列车炮!”

大伊万异常干脆的说道,“德国装备了大量的列车炮,甚至还给了单独的番号,但那些大家伙想调头太困难了。借助这种环形轨道就会轻松很多,而且它们组装很方便,只要两天的时间就能铺设完成,这对铁轨来说已经算非常快的速度了。”

“你的意思该不会想说这里曾经驻扎过列车炮吧?”石泉下意识的看了看红松林的方向,如果真的在这里布置列车炮,那么毫无疑问,那片松林远比这片沼泽更合适。

“这我可没说”

大伊万摊摊手,“但如果,我是说如果,这里曾经有一座列车炮,那么虎式存在的意义也就说的清了。毕竟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彼得堡并不算远,距离西边的芬兰湾同样很近,如果使用增程火箭弹的话,足以覆盖刚刚我说的那两个目标,这么重要的一套战争机器就算出动虎式坦克来保护也完说得过去。”

石泉围着那些弧形轨道好一番打量,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这里不可能有列车炮。”

“说说你的想法?”大伊万饶有兴致的说道。

“还能有什么想法?”

石泉抬手指了指四周,随后示意众人一边往营地方向走一边说道,“这里是沼泽,别说现在这个季节,就算再冻上一个月,这里的地质也根本负担不起列车炮的恐怖重量,另外这里太空旷了,德军除非脑子里长蘑菇了才会选择把这里当作炮阵。”

“尤里,如果是那片红松林呢?”艾琳娜抢先问道。

“那里倒是有些可能,但如果森林里真的有列车炮,他们根本不会把铁轨铺到这里,这么做太蠢了,别说铺设铁轨,甚至他们都不会轻易走出森林进入这片毫无遮拦的沼泽地。”

“说不定这些环形轨道就是给这列装甲列车使用的呢?”艾琳娜做出了自己的猜测。

“等明天继续找找就知道了”

“去红松林?”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

石泉站在舱门口看着众人,“艾琳娜,让白俄的朋友们明天继续带着涅涅茨人在沼泽上沿着铁路线再找找漏网之鱼。另外安排至少一半的人从铁路线往北寻找被埋藏的虎式坦克。”

“我们呢?去红松林?”大伊万挑着眉毛,“别忘了,那里可是轰炸区。”

石泉闻言却是自信满满得说道,“虽然地下可能会埋着航弹,但是伊万,如果真有列车炮,不,就算那片森林里只是有个装甲列车的牵引车头也绝对不会埋在地下的,那样做的工程量太大了。”

大伊万等人瞬间便明白了石泉的意思,笑着说道,“看来还真的有必要去森林里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