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云领着虞渊,从剑狱飘下,站在赵婕和章妙之间。

赵婕奉上一枚色泽朱红,微微泛黄的丹丸,她接过后,张口吞下,还没有来得及,向赵婕、章妙说话,就听到了此间主人的不满声。

瞻云仰头,看着悬在剑狱半空,猎猎作响的雪白长袍,微笑道:“这可不行。”

另一端,深藏在碧绿焰火的蔺竹筠,刚释放出那一轮寒月,欲图收走剑狱,也因为此间主人的话语,稍稍停顿下来。

“他是虞渊,你们都该认识的。”

瞻云向赵婕,还有那宗门后起之秀章妙轻轻点头,指着虞渊介绍了一句,才再次对主人说:“此子对我阴媚宗而言,没太多用途。不过呢,我知道想要他死的,想要他活的,都大有人在。”

她瞥了一下严奇灵,碧绿火焰的蔺竹筠,还有钟离大磐,赵雅芙等人。

“想要他的话,必须拿东西来换。”

瞻云镇定从容,似乎不怕主人动怒,有持无恐地说:“你们也该知道,由我亲手施展的‘种魂’,有何等非凡的威力。我若是想他死,只需心生一念,激发那枚魂印,他就魂飞魄散,任谁都救不了。”

她真有这样的底气和信心。

在看出虞渊价值不凡后,她无视此间主人,选择在剑狱内,以阴媚宗的媚术对虞渊下手,就是想狠赚一波。

也只有她瞻云,只有阴媚宗独特的媚术,才可以避过剑芒、剑意的敌意。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就是看准这点,知道虞渊的价值,她才铤而走险。

如今得手了,岂会因此间主人区区几句话,就乖乖将魂印解开,让虞渊这块大肥肉,从自己的手中溜走呢。

“瞻云,这小子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脱困的龙族老族长,已经取代龙漾,盘坐在那悬空小轿,隔空喊话:“你们阴媚宗想要什么,都好商量!”

龙漾惊道:“父亲,他?”

“闭嘴!”

龙颉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阻止了她的劝说。

龙颉的一滴龙血,逸入虞渊气血小天地,让他看到了那座以“巨兽精珀”凝炼铸造出来的血祭坛。

血祭坛的价值,龙颉心知肚明。

这头老龙认为,阴媚宗的瞻云,都未必知道虞渊体内异状,不了解虞渊真正价值。

“瞻云,你如果想要他,我可以允许。”一袭雪白长袍内,再次传来此间主人的声音,“他手中的煞魔鼎,那剑鞘,还有他佩戴的芥子手镯,你必须交给我。”

“煞魔鼎?!”

被困在剑狱多年,刚刚出来的阴媚宗之主,失声惊呼。

她骤然扭头,深深看向虞渊,奇道:“这小子,到底身怀多少重宝?”

“禀告宗主,我所知道的就有煞魔鼎,有巨兽精珀,还有那剑鞘。”章妙急忙提醒,告诉瞻云,她在裂衍群岛得来的消息。

“煞魔鼎!巨兽精珀,还有那剑鞘!”瞻云吸了一口气,再看虞渊的眼神,都悄悄变了,道:“如此重宝在身,莫不是魔宫的魔种吧?”

“没有师承。”章妙嘴角轻扬。

“那就怪了。”瞻云疑云重生。

龙颉之后,那位身穿通天商会衣衫,精通空间秘术的胖老头,一甩拂尘,笑着说:“他身上之物,我不在意,他这个人,我也有兴趣。”

胖老头,第一个走出剑狱,和那一袭雪白长袍,始终在暗自交流。

他的徒弟,现在替这里的主人做事,也曾经是通天商会的核心成员。

他离开剑狱,和徒弟以秘法只是稍稍问了一句,就大致猜测出主人来头,自然而然地亲近。

修“枯萎之剑”的席荃,拍了拍陈清焰肩膀,让这小丫头放心,也道:“我也要他,瞻云你开价吧,算我一个。”

虞渊获得的传承,来自那位斩月大修,身为剑宗拔萃者,她是听过一点,那位同宗斩月大修的名号和传说的。

她将虞渊,视为半个剑宗弟子,再加上陈清焰的关系,就选择插一脚。

“这样可好,你原先许诺我的东西,我不要了。”严奇灵抬头,对这里的主人说的:“虞渊和我有旧,在陨月禁地内帮过我,你把他交给我,我带他立即离开荒神大泽,并保证不将这里的事情,对外透露一句。”

“瞻云不给人,我也没

辙。”那空荡荡的白袍说。

众人你一言无一语,在虞渊的归属问题上,有了争执。

一声不吭的虞渊,听着这些人的交谈,有些啼笑皆非。

瞻云,龙颉,还有那位神秘的主人,看待他的态度,竟然像是看一样物品,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开价,要就此交易般。

他活了两世,都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没有被人当做法宝灵器般对待。

“还有她。”

龙颉大手一挥,指向了赵雅芙,“这个丫头,我要带回隐龙湖!你说吧,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将她带走。”

白袍内,那人说道:“龙颉,你应该知道,她被妖殿的天虎收为亲传弟子。在这一方大泽,天虎都无法窥视,你杀了她无妨,只要没人知道就行。可如果,你将她带进隐龙湖,你可考虑过后果?”

“你,还有你们隐龙湖,能承受天虎的怒火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很多人,都微微变色。

妖神天虎,凶名赫赫,在天外的战绩极为彪炳惊人,同样流窜在外域星河的一众邪魔大枭,对那位天虎也颇多敬畏。

尤其是,此地还当真有妖殿的大妖!

“这五个小娃,谁都不能动。”

绿莹莹的那条小蛇,口吐尖利的妖族古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已经不是妖殿,那支天外妖族大军的统领了!”龙颉怒道。

绿色小蛇不予回应,以幽冷,阴沉,凶厉的眼神,和龙颉对视了一眼。

“喀嚓!”

众人身后那座剑狱,就在这时候,传来了碎裂声。

随着密集的剑意、剑芒被虞渊收拢到剑鞘,大部分神异不在的剑狱,因诸多邪魔大枭内部战斗,有很多破损之处。

可是,在所有人都离开了以后,剑狱为何有碎裂声。

“喀嚓!喀嚓!”

一块块碎石脱落,这座剑狱像是被人拿着看不见的刻刀,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精心地雕琢着什么。

不多时,一个有着前后两个头颅,四个胳膊的神像,迅速有了雏形。

……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