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口脸色大变,立刻炸了毛,激动的指着记者吼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有证据吗?没有证据我要告你诽谤!”

记者们并没有被他的咆哮吓到,耸耸肩说道:“现在网上有这种说法,我们是记者,当然要问一问,你何必那么激动呢?”

川口意识到自己过于失态,看起来像是被人说中了痛处一样,气急败坏,他只好冷静下来,尽量平淡的说道:“现在华夏和倭国两国友好,我在华夏的这一年多,生活的非常愉快,在这里也交了很多朋友,产生了浓厚的感情,我不希望有人诋毁我,谢谢!”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刚才他的情绪很不对劲,只是不好继续问了,另一位记者换了个话题。

“川口先生,上次你输给了刘岩,时间过去了半年多,请问你做了哪些准备?”

川口对这个问题有所准备,咳了一声,答道:“上次比赛我确实有些大意,没有准备好,因为我们倭国的修行者人数众多,高手如云,而华夏的修行者一盘散沙,比如华夏三大高手,不知去向,所以我并没有使出力,输掉了比赛。不过这次,我会力以赴的!”

说完,他不经意的朝刘岩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服气和挑衅的味道。

记者们抓住他的这个眼神,用相机一顿抓拍,这个复杂感情的眼神可以登上头条了!

刘岩那边也有记者采访,他表现的就比川口稳重的多,毕竟上次他就是获胜者,心理优势还是很明显的,面对记者的提问侃侃而谈,他的回答很风趣,偶尔还引起记者们会意的笑声。

就在新闻发布会快结束的时候,记者后面的观众席上引起一阵骚动,观众们发出了叫喊声,还有口哨声,这让前面的人感到很奇怪,都向后看去。

刘岩坐在主席台,面对着观众席,他一眼就看到了,张易谋导演,胡三平,还有几个外国人也来到了这里。

这几个老外看起来很面熟,刘岩记得在网上见过,好像是国外几个大导演,只是想不起来名字了。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刘岩想要下去和他们打个招呼,但张易谋远远朝刘岩摆摆手,又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他不要动,忙自己的,这些人就是来当观众的,不想成为这里的焦点。

刘岩会意,微微点头,继续回答记者的问题。

有的记者想要去采访张导等人,被张导和胡三平给拒绝了,他们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赛前发布会结束后,比赛就要开始了,主持人依旧渲染着决赛气氛,把刘岩和川口希南请上了擂台。

场欢呼声一片,此起彼伏,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刘岩加油助威,即使在角落里有一个倭国留学生粉丝团,举着小旗为川口加油,也淹没在其他观众山呼海啸的声音当中了。

刘岩的脸色很平静,他明白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现在华夏的修行者培养刚刚起步,就好像当年的围棋一样,倭国把华夏的围棋发扬光大,在一段时间占据着强大优势。

曾经一位倭国的老太太,来到华夏进行比赛,打败了所有华夏高手,当时引起了国人很大的消极情绪。

但是经过了多年努力,在后来的华夏与倭国的擂台赛上,华夏团队一鼓作气拿下了前三界的冠军,尤其是华夏主将聂为平,更是力挽狂澜,守擂成功,击败了数名倭国顶级棋手!引起了国轰动。

从那时起,华夏就掀起了围棋热,很多孩子在家长的引导下开始学棋,一代代棋手就这么诞生了。

刘岩曾经听师傅叶南天的长子,叶恒海说过这个故事,因为叶恒海是一位业余围棋高手,很喜欢下棋,在一次闲聊中,他把聂为平的事迹详细的说了一遍,刘岩听了以后血脉喷张,激动万分,他的爱国之心随着这段传奇而澎湃。

刘岩想要做修行界的聂为平,他要以点带面,加大力度培养人才,为以后面压制倭国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所以,今天他绝对不能输,他的形势和当初棋坛的聂老相比,还没那么危急,他更不应该输掉比赛!

就在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刘岩朝台下又看了一眼,忽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了张导身边,坐了下来,竟然是莫晓琳!

和莫晓琳同来的还有一个男的,刘岩认识,竟然是苦苦追求莫晓琳的贾方!就是在夜市上骚扰莫晓琳,挑衅刘岩的那个富家公子哥。

刘岩一皱眉,莫晓琳怎么这么冲动呢,就算上次撞到了苏韵和柳菲,也不至于生这么大气吧,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莫晓琳似乎还很得意,依偎在贾方身上,偶尔和张导聊着天。

张导对莫晓琳的突然到来也觉得很奇怪,他也看出来刘岩和莫晓琳之间肯定出问题了,不然这丫头不会突然就领来一个男友,如胶似漆的。

刘岩心情有了些许波动,不过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现在他什么都不会去想,只能专注于比赛,把川口打败了再说其他的事!

川口希南和刘岩面对面站着,裁判照例向两人讲了一遍比赛规则,然后后退两步,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刘岩不知道川口现在是什么档次的水平,决定先做做试探,他先用真气护住身体,使出金钟罩,然后双掌推出两团真气弹。

这是最稳妥的一招,攻守兼备,而且他的进攻只使出六成功力,川口只要反击,刘岩就能看出来两人之间有多大差异。

果然,川口反击了,他在刘岩出招的同时,也打出了真气弹,和刘岩想的一样,他也在试探,两个人都很谨慎。

两人的真气弹撞到一起,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诺大的体育馆里像是响起了炸雷,有些观众吓得捂住了脑袋。

川口也没有使出力,刘岩感觉到他的功力增长了不少,第一招竟然势均力敌。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刘岩的第二招又到了,这次他使出了“虚空扭曲”,其实,以两人的力量对比,刘岩知道虚空扭曲对川口是无用的。

虚空扭曲只能是降维打击,也就是对低于自己等级比较多的对手群体使用,比较有效果。但刘岩现在使出虚空扭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和川口拼内力了,他想知道川口现在到底达到了什么等级!

也就是说,刘岩使出八成功力,用虚空扭曲笼罩住川口,如果川口力挣脱,那么刘岩就有把握在一个回合之内击败他。

如果川口轻易的挣脱了,那刘岩就要谨慎一些,以防守为主,争取在三四个回合后再力进攻拿下他!

川口当然明白刘岩的意图,他也想隐藏一下自己的实力,可他从五成功力,一直增加到八成,竟然挣脱不开刘岩的虚空扭曲,这让他有些心慌了。

台下观众大部分都是外行人,看不懂两人在干什么,只看到刘岩双手伸着,凝眉瞪目,而川口一动不动,脸上却憋的通红,青筋毕露。

廖风在台下看在眼里,也跟着紧张,不停的捋着花白胡须,就他自己来说,他是不敢在擂台上使出虚空扭曲的,这需要强大的真气作保证。

一分半钟过去了,两人仍在坚持着,川口的真气提到了八成功力,还是挣脱不开刘岩的虚空扭曲,不过他的胳膊已经能微微颤动,说明他就快要挣脱了。

果然,川口又增加了一成功力,身体上下都动了起来,台下的观众看他,就好像他陷入了泥沼里,极力挣扎了。

刘岩心里暗惊,川口的真气竟然这么强,看他现在的样子,并未使出力,也差不多只使出八成功力左右。

既然如此,刘岩就不能力进攻了,不然一旦被川口抓住破绽,自己也守不住的。

想到这,刘岩就收回了虚空扭曲,川口终于被放了出来,他的防守能力也很惊人,被刘岩挤压了一分多钟,身体丝毫没有受伤。

川口心中恼恨,立刻也使出了自己的大招,双掌连拍,源源不断的真气弹向刘岩打来,不仅是真气弹,其中还包括寒冰逆流,这是类似刘岩喷火龙的招数,只不过他的寒冰逆流是至寒的。

川口的招式很诡异,竟然把真气弹和寒冰逆流合在一起打了出来,让人防不胜防,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身体被冻伤,甚至骨头肌肉坏死。

刘岩没想到川口的真气弹里会夹着“寒冰逆流”,他只是用真气弹进行抵挡,可川口的真气弹并不是一团,而是由无数个小气团组成,刘岩打掉了他大部分的真气弹,可还是有小部分真气弹夹杂着寒冰逆流打到了刘岩身上。

尽管刘岩有金钟罩护体,可寒冰逆流强大的冰冻能力还是把刘岩的几块皮肤冻伤了,而且还伤到了血肉,好在他的金钟罩消耗了一大半冰冻,并未伤到骨头。

刘岩大惊,一边用体内真气进行自愈,一边向后退着,增加了金钟罩的真气厚度,他这才知道,川口在进攻方面下了不少功夫,竟然想出如此歹毒的招数。

川口看出来了刘岩的惊惧,他嘿嘿的冷笑着,向前逼近,再次发招!

这次刘岩专心防御,再无进攻的念头,他还要进行一次测试,自己的防守能不能挡住川口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