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是比较容易,随身带着乐器随地可以弹唱。”男子在思想空间笑着对女子说道,“我们也随着其他的围观者离开吧。”

男子和女子随着其他围观的虫子离开了场地,远远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场地也已经被浓郁的雾气覆盖只听到从雾气当中传出来的欢笑声。

“现在看起来这个世界的主体虽然是虫子,但是也有社会化的组织活动。本质上跟人类社会差别不大。”女子在思想空间说道,“或许这就是这爿虚空跟原来虚空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六的原因吧。”

“大体上应该是这样子了。”男子点头说道,“我们找一个落单的虫子进行询问。”

很快男子和女子就找到了机会拦住了一个瓢虫人。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拦住我有什么事儿吗?”瓢虫满不在乎的看着男子和女子化成的虫子,问道,“有话赶快问我,别耽误我时间,我还要赶时间去上工呢。”

“你好啊,这位瓢虫大哥。我们是外乡来的。”男子堆着笑脸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外乡来的。”瓢虫人不耐烦的说道,“你别笑,你们长虫笑起来特难看。怎么着被撵出来了?”

“瓢虫大哥,这是我们在问你诶。”女子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你们想问收容站吧?”瓢虫人不耐烦的说道,“你们顺着这条路直接往前走,然后走出谷口,随便找一个卫兵问路他们就带你们去了。”

“瓢虫大哥,你说你急着上工你是做什么工作呢?”男子忍不住笑着问道。

瓢虫人见状有些嫌弃,然后背后的翅壳打开开始挥舞,说道:“一看你就是不学无术的,你看看我的身份,我是干什么的,我当然是种田小能手了,我们瓢虫人可是整个世界不可或缺的基石,没了我们的辛勤劳动,你这样的混混早就饿死啦!”

一个人的自由很迷茫

男子的长虫脸有些尴尬,也不再笑。

“多些瓢虫大哥的指路,就不打扰你上工了。”男子说完之后转身就走,顺着瓢虫子指的路。

走了快半个小时男子和女子终于明白了自己正处在一个巨大的山谷,现在走到了谷口,谷口有一个小的要塞,然后队千触虫手执兵刃守卫着。

“这应该就是这个社会的武力担当了,每一个触手都能操控一件兵器,当兵最合适的了。”男子在思想空间跟女子说道,“哦我们现在虽然变化的很到位,但是对这个社会的了解却并不是很多,刚才那个瓢虫好像对我的态度并不是很好,有可能是我这个种族在这整个社会的地位并不高。”

“如果一会儿我们出去的时候遇到了那些千触虫的查询你就上去打交道吧,看刚才那个瓢虫对你的态度要平缓的多。”

很快男子和女子就走到了要塞的门边,然后就被千触虫守卫拦下了。

不能守卫开口女子就当先问道:“大兵哥,这个收容站怎么走?”

那个守卫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子,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地图一个刚子儿一份儿。”

女子在思想空间跟男子说道:“信息很不完善,我现在并不能把刚子儿给造化出来,怎么办?”

“我现在正在提取这个世界的信息,信息杂乱还没有处理,等我先找一找这个钢子儿到底是什么。”男子回答。

“你小心点儿这里可不是虚空,可以任我们随意探测。”女子忍不住说道。

守卫掏出了一份地图,然后看着女子的表情,脸色也有些不耐烦,问道:“地图要不要。”

女子吱吱呜呜的说道:“这……这个,刚子儿……”

“怎么,你没钱?”守卫有些不耐烦,大吼道,“没钱你来消遣我的吗?”

这一会儿时间的缓冲女子得到了男子传递的信息,然后瞬间制出了一些玉子,掏出了一个,递向了守卫,说道:“我没有刚子儿,这个你找得开不?”

守卫看到了玉子,脸上也是一惊,然后说道:“这个太大,我找不开。你应该是一位贵人,这份地图只要你留下手记,就可以免费获取。你不要这条长虫了,可以把它直接交给我们,我们去处理,不用贵人你费心。”

“没你们的事儿。”女子淡淡的说,然后从守卫手上一把拿过了地图,把玉子扔向了守卫,说道,“剩下的赏你了。”

守卫立即丢下了几条触手上的兵器,抓上了玉子,躬着腰站到一旁让出了路。

女子带着男子,一路畅通无阻从门廊走进了要塞,隐约听到了身后传来得意的笑声。

女子摊开了地图,然后地图上面光电流动,显示出了整个要塞。

“这应该属于魔法科技造物。看来这个世界的科技力量魔法力量不容小视。”女子在思想空间对男子说道,“不过看刚才的那些守卫,这些科技力量和魔法力量应该没有普传,应该是属于这个社会的上层人物的。”

男子看着要塞当中满满的魔幻中世纪气息的要塞,忍不住点头,心中回道:“毕竟是虫子,还是不如人类文明。”

两人闲逛着,看到了正在清扫大街的蚁人,正在巡逻的螳螂人,正在贩卖东西的壁虎,男子说道:“按照社会文明的发展规律,这个要塞里面的这个现状很不符合演化规律。”

“确实,这一个个种族本身之间的差异,根本不可能形成这种眼前的状态。这或许是有其他的原因。”女子回答道,“能够促成这种状态,这幕后的力量不可小视。

“好了我这边又收集了不少的信息,我传给你。”男子这时候突然说道,然后女子就收到了庞大的信息,通过信息女子也瞬间了解了所有的关于这个要塞的一切。

男子和女子继续向前走着,走到了一处炒料堆边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被竖枷枷住脖子的一个虫人。

这个虫人盯着女子,大喊道:“贵人救命!”

这时候旁边的守卫的螳螂人直接一鞭子打向了那个被枷住虫人,口中大喝:“闭嘴,该死的小偷。都要上断头台了还不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