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黎和苏云云呆呆的对视一眼,然后看了看夜星辰,最后看向行礼的卫青焰,两人傻了。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听见了,卫师兄居然对这个小男娃行礼,还叫他大公子?

神帝宫哪儿来的大公子,用得着卫师兄行礼!

这时,卫青焰冷冷的眼角余光飞向上官黎和苏云云,两人立马被冻清醒了。和卫青焰对视一眼,下意识的跟着弯腰行礼,张张嘴却不知如何称呼,最后只能跟着卫青焰一块,唤道:“见过大公子。”

“起来吧。”夜星辰说道。

听在上官黎他们耳朵里,小男娃的声音孤傲冷酷,因为还有点稚嫩的奶气未脱,减少了孤傲冷酷的气势,让人觉得是个格外傲娇的宝宝。

小男娃接着对卫青焰说道:“就是时卿叔叔的徒弟吗?那他们是谁。”

“是。”卫青焰起身,先点头应了身份。

随后看向上官黎和苏云云二人,卫青焰开口:“他是二长老徒弟上官黎,她是天宫南三千殿弟子苏云云。”

随着介绍,夜星辰目光扫向两人,上官黎和苏云云跟着点点头笑笑。

卫青焰介绍完了,又看向夜星辰问道:“请问二公子、三小姐何在?”

夜星辰:“他们估计才洗漱完,们跟我来吧。”

韩国女孩Yurisa颜值逆天

夜星辰说完转身前面带路,卫青焰二话不说跟上,见此上官黎和苏云云满头雾水的一同跟上去。

一路上,上官黎和苏云云眼角余光一个劲往卫青焰身上飞,介绍一下这个小男娃啊!

大公子是哪儿来的大公子?

名字呢!

收到两人眼神,卫青焰神色傲然平静,毫无波澜,没有要介绍的意思。其实卫青焰也不知道。

他昨夜收到师尊的传音,告诉他今日带上上官黎两人,到东十殿接待三个娃娃。至于称呼,分别是大公子,二公子和三小姐。名字,没说,身份也没说。时卿只叮嘱了,不要贸然去猜测。

卫青焰领命,一大早就把上官黎和苏云云喊上,带过来了。

初见夜星辰,要问他如何区分出是大公子还是二公子,这还是时卿指点他,大公子冷酷傲娇,二公子活泼好战,很好区分的。

夜星辰脚步一停,“到了。”

卫青焰三人跟着停下脚步,纷纷抬头看向前方,只见庭院里,夜月和凤沉歌坐在木桌旁饮茶。两个同样看不清模样的小女娃和小男娃坐在旁边,听到声音,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

虽然瞧不清模样,但上官黎和苏云云此时都不约而同的心底低呼道:好可爱!

夜星辰对两个宝宝使了个眼色,说道:“他们来了。”

“啊,来这么快,这么早就要去做任务了。”夜星凡鼓起腮帮子,扭头不舍的看向夜月和凤沉歌。

夜月抬手摸摸夜星凡的脑袋,然后看着卫青焰三人,眼底闪过诧异。渊爷爷给三个宝宝的任务,竟是和卫青焰他们有关吗?

夜月好奇问夜星辰,“们的任务是什么?”

“我要去藏书阁,看完渊曾祖父布置的十本古籍。”夜星辰说道。

有夜星辰开头,夜星凡趴在桌上,闷闷不乐的说道:“我要去练武场待三个时辰,至少记住十个不同的招式,并且学会他们。”

闻言,夜月不由错愕,凤沉歌也一样错愕看着小凡。

好战的宝宝不是最喜欢练武场吗?

怎么这次没精打采,一点也不激动了。

夜星凡抬头下巴枕在胳膊上,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夜月和凤沉歌。宝宝是好战,但他更舍不得娘亲和爹爹啊,一天时间这么短,练武场就要划去三个时辰,呜呜呜。

看懂了夜星凡不激动的原因,夜月和凤沉歌对视一眼,既有无奈也有宠溺。

不过凤沉歌眼底还多了两分高兴。终于,他在好战宝宝的眼底,地位赛过了小凡对好战的兴趣爱好,和月儿排在一块儿了。

夜月叮嘱:“好好做任务,乖~”

“全部完成了,会有奖励的。”凤沉歌拿奖励调动夜星凡的积极性。

闻言,夜星凡蹭的坐直了,睁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凤沉歌问道:“真的?什么样的奖励?亮晶晶吗,还是……”

夜月的眼神成功打断了夜星凡的话。夜星凡闭嘴规矩了,但眼底的兴奋闪亮的发光,全然没了刚刚的依依不舍。在好战宝宝的眼底,亮晶晶很诱人!

夜月无奈一笑,随后看向夜阮阮,问道:“阮阮呢?”

“我要去找遗珠长老。”阮阮乖巧说道。

夜月有些困惑,小星星去藏书阁,小凡去练武场,她还猜得到渊爷爷让两个宝宝去的用意。但阮阮去见遗珠长老,那是做什么?

这时凤沉歌开口,为夜月解惑:“遗珠长老是上九重知名的宗师级乐师,擅音攻。”

夜月眸光一亮,点点头,她明白了。

渊爷爷为三个宝宝准备的任务,都是三个宝宝的特长,但为什么还要找来卫青焰他们?

夜月抬头继续困惑的看向卫青焰三人。

殊不知,卫青焰、上官黎和苏云云此刻也是困惑到了极致。他们看见夜月、凤沉歌和三个宝宝的互动,那种亲切亲昵,就像是最亲的一家人。

可是不对啊!

叶沉和叶白月是太上长老的徒弟。而刚刚夜星辰喊太上长老叔叔,这辈分怎么当一家人?

三个人都有点懵了。

这时夜星辰开口,唤回卫青焰的神智。夜星辰看着他问道:“时卿叔叔应该给说了安排吧?”

“是。”

卫青焰点头,“师尊安排,我送大公子去藏书阁。”

然后卫青焰看向上官黎和苏云云,分别安排上官黎送夜星凡去练武场,苏云云则送夜阮阮去见遗珠长老。他们的任务,不仅是送三个宝宝,也要负责照顾三个宝宝,好好的将他们带出去,也要好好的将他们送回来。

夜星辰点点头,他明白了。

夜星辰又看向夜月和凤沉歌,有外人在,夜星辰没有喊爹娘,他语气期待的问道:“们要陪我们吗?”

闻言,夜星凡和夜阮阮同样期待渴求的望着夜月和凤沉歌,想要爹爹娘亲陪!

但夜月难住了,三个宝宝三个方向,她和凤沉歌只有两人。

夜月扭头向凤沉歌求助,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