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的少年将军高真,孤身一人又朝着战场方向杀了回去。

他在转身南下的那一刻,没有想过怕死不怕死的事,只想着一定要去报恩。

在他看来,没有罗境便没有今日之他。

罗境给了他新的身份,让他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乃至于整个村子的人都过上了好日子,这种恩情拼死都要报。

在高真这样的少年郎眼中,世上的事没有该不该。

只有敢不敢和干不干。

该不该是中年人才会去想的事,年纪越大,这种该不该就想的越多。

因为想的少,所以才有一腔孤勇。

这一战,却成就了高真的威名。

他一人一马杀回战场,此时北边的安阳军各营都已经崩了。

高真一边收拢败兵,一边打听冀王罗境所在。

他从孤身一人,冲杀了两个时辰之后,已经救下来数千人之多。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武亲王帐下有名的将军,从五品的到从四品的,加起来,被他一人击杀十几人。

以至于正在率军堵截罗境的武亲王都听说了这个名字,不得不分派兵马去阻拦。

如果没有高真回头这一击,北边散乱的安阳军要么逃走,要么被俘,要么被杀。

他硬生生靠着一己之力,在中午的时候,聚拢起来一支将近一万人的军队。

北侧的战场上,武亲王的队伍一遇到罗真,都不能阻挡。

其一是因为高真武艺着实高强,而且又悍不畏死。

他这样的少年人,一旦抱定必死之心,就不再去想其他。

如此一来,反而若有神助,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

其二是因为武亲王大军,几乎力在围堵罗境,所以北侧留下清剿安阳军的队伍并不多。

正因为有了高真这支队伍,罗境往北突围的队伍有了接应。

罗境在战场本就属于无敌一般的存在,可他毕竟只有一人勇武,如何能左右得了满盘皆输。

他只好带着最精锐的虎豹骑向北突围,可是却被在高处的武亲王不断调集人马堵截。

武亲王在高处指挥,见罗境队伍往哪个方向去,就把大旗指向那个方向。

于是楚军便层层围困,罗境左冲右突,依然在困局之中不可挣脱。

眼看着楚军就要完成合围的时候,高真带着队伍到了。

高真见那边队伍密集,楚军动向都在那边,猜着便是冀王所在。

于是,已经厮杀了整整一夜又半天的他,再次率军发起了冲锋。

此时的罗境像是被无数猎人围堵的猛虎,他冲锋所到之处依然无人可敌,可是却好像陷入了泥沼之中,怎么冲,面前都是人山人海。

高真这边,却认准了一个方向冲杀,又不至于被楚军特意针对,所以反而杀出来一条血路。

罗境见北方被人杀穿,精神大震,带着队伍迎接过去。

高真接着罗境之后,又反身往回杀。

这两个人,一槊一枪,两头凶虎一样开路而行。

眼睁睁看着罗境被人接应出去,武亲王一怒将手里的千里眼都摔了。

武亲王大声喊道:“若此战不能诛杀罗境,以后再想杀他就难了!”

于是武亲王亲自率军追击。

战场距离南平江足有百里,罗境和高真二人,带着残兵败将一路往北疾冲。

等快到南平江边的时候,依然不见有援兵过来,罗境就知道留守安阳的人有了异心。

高真之前派人回去搬救兵,

按照时间来推算,总该是足够了。

可此时他们都已经快到南平江,却不见从安阳来的一兵一卒。

罗境暴怒,对高真说,若可渡江回去,必会让那些奸佞小人知道他们会付出什么代价。

可就在快到南平江的时候,罗境他们被武亲王亲率的大军追上。

武亲王部下最勇猛的,恰恰也是骑兵。

左武卫精骑,在大楚府兵所有的骑兵队伍中,一定也是排在第一。

距离江边只剩下不足二十里,可是队伍又一次被黏上,罗境知道这有多可怕。

若是不回头一战,左武卫的骑兵就会黏在他的队伍后边杀。

把后背完暴露给敌人的代价是什么,每一个从军的人都知道。

可若是回头拼杀,很快就会被武亲王的队伍围困。

如此一来,左选是死,右选也是死。

无奈之下,罗境只能再次分派人手回去求援,他在安阳城里留兵数万,只要能赶来,还有一战之力。

高真说他来抵挡武亲王追兵,请罗境亲自回去,可此时高真已经近乎力竭,再难抵挡一阵。

罗境身边最亲信之人罗枝节随即自告奋勇,带虎豹骑断后。

罗枝节对罗境道:“少将军,唯有你回去,安阳城里的人才会害怕,见到你能回去,他们就必然吓破胆子,不敢违抗,可若是派别人回去,只怕还和之前高将军派回去的人一样,根本请不来援兵。”

罗境摇头道:“还是你回去,你足可代表我,搬了救兵之后再来接我。”

罗枝节摇头道:“少将军不要再争,你速去速回,我挡追兵,少将军再来接我才是良策。”

他回身喊道:“虎豹骑,跟我回去阻挡追兵,为少将军挡住敌人!”

虎豹骑随即调转战马,跟着罗枝节又杀了回去。

罗境只好和高真二人,带着少数兵马往回赶。

可是才走出去二三里,前边林子里伏兵杀出。

原来武亲王早就在这安排了一支队伍埋伏,已经埋伏了一个多月。

这支队伍,在罗境率军强渡南平江之前就已经在此。

按照武亲王的吩咐,这支队伍不管战事如何,都不准出击。

什么时候看到罗境仓皇回逃的时候,便在此处拦截。

不见罗境兵败逃回,或是没有武亲王新的消息,就绝对不能有所举动,这是死命令。

这支队伍早就已经忍耐不住了,一个多月来,他们始终藏身在此。

那种心急,可想而知。

此时果然见罗境逃了回来,顿时士气高涨,万余人的队伍杀过来,将罗境的退路彻底封住。

罗境无奈,只好与高真且战且退,再回去和罗枝节汇合。

楚军中。

武亲王举着千里眼观看前方战局,脸色依然凝重。

“罗境训练出来的虎豹骑,确实了不起。”

他一边看着一边说道:“不得不说,当世并无几人能在罗境之上,论武艺,他几无敌手,纵横沙场,无一人可挡其锋芒,说练兵,他能练出来虎豹骑这样的天下致锐,亦少有人可比,这样的人如果今日不死,他日之祸患,必会远超今日。”

手下一将军说道:“看旗号,罗境还在虎豹骑中,应该是分派兵力向北求援去了。”

武亲王摇头:“虽然还是罗字旗号,但领兵之人必不是罗境,虎豹骑还是那支虎豹骑,可在我看来,锐意差的太多。”

他催马向前:“再到近处去看。”

手下人连忙劝阻,说前方厮杀凶狠,再往前走就会

有危险。

武亲王不悦的质问了一声:“领军将军难道还要害怕战场厮杀?”

于是带人向前。

在战局之外,武亲王再次举起千里眼观看,片刻后说道:“果不其然,领兵的不是罗境。”

他回头吩咐道:“我亲率的队伍向后退十里,于官道两侧埋伏,只留亲兵营在此,把我的帅旗举高些。”

武亲王一脸淡然,但眼神中无比自信的说道:“先把罗境这虎豹骑灭了,再把罗境灭了……只是可惜了这支精锐,自此之后,世上再无虎豹骑。”

随着他的军令,他亲率的大军向后撤了出去,只留下千余人的亲兵营在他身后。

“把战鼓抬上来。”

武亲王道:“把鼓声敲的大一些。”

不久之后,正在率领虎豹骑厮杀的罗枝节,忽然听到了战鼓声。

他往那边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武亲王的帅旗。

“众将随我冲击老贼的中军,他身边人少,又在远处指挥,冲散他的中军,楚军指挥一乱,可有机会反败为胜!”

罗枝节一看到武亲王身边做还有千余人的队伍,又看到四处楚军队伍,皆听战鼓声而动。

于是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虎豹骑!随我冲过去。”

罗枝节一马当先。

武亲王见虎豹骑朝着他这边杀来,微微一笑道:“罗境手下人,也和罗境一样莽撞,只可惜此时不是罗境亲自率军,不然的话,他也要死在此时。”

说完后一摆手:“咱们走。”

他拨马转身,带着亲兵营往后退走。

罗枝节眼见着武亲王逃走,哪里肯放过。

这种机会放在眼前,莫说是他,就算是罗境在这也一样的选择。

虎豹骑穷追不舍,追了一阵之后,武亲王的队伍就在眼前,罗枝节大喊一声:“杀那老贼!”

可就在这时候,四周伏兵尽起,武亲王之前下令撤回去的队伍在两侧高坡上埋伏。

漫天羽箭落下,虎豹骑顿时遭受重创。

为了提升骑兵速度,必须尽量减少负重,所以轻骑兵身上的护甲很薄弱。

对付轻骑兵冲锋的最好办法,便是箭阵。

从两侧高坡上飞来的羽箭,密集的让人头皮发麻。

紧跟着后面跟上来的楚军把虎豹骑退路堵上,前边又是武亲王亲自率军拦着。

虎豹骑就被堵在此地,进退两难。

楚军疯狂放箭,一支纵横冀州从无对手的绝世轻骑,就这样被活活的堵死。

罗枝节身边只剩下百余人,再想突围,哪里还有机会。

“虎豹骑!”

罗枝节眼睛里几乎往外流血,看向前边的武亲王,隔着那么远,却似乎都看到了武亲王脸上的得意之色。

“冲阵!”

罗枝节再次嘶吼一声,带着这百余人的队伍发起了最后一次冲锋。

罗境和高真带着队伍杀回来的那一刻,正好看到罗枝节带着最后一批虎豹骑冲锋。

罗境也亲眼看到了,罗枝节被武亲王一槊戳死。

那白发苍苍的老帅,依然有万夫不敌之勇。

武亲王单臂将罗枝节挑起来,高高举着。

“啊!”

罗境看到罗枝节被挑死的那一刻,发出一声仿若能撕裂苍穹般的咆哮。

武亲王挑着罗枝节尸体,缓缓转向罗境队伍所在方向。

那一刻,罗境肝胆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