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小时内, 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这种记得, 总体来说,是好事, 要是上辈子考四六级的时候我能有这记忆力, 那也不至于背单词背得死去活来。更虐心的是考完后工作了几年下来,曾经呕心沥血背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 最后残留的那么一点点, 很难说到底是刻苦背诵所得还是看美剧所得。大好的生命就是不断地浪费在这些被逼着做但其实根本没有实用价值的事情上。

偶尔, 这辈子的强悍记忆力也会有一些副作用,比如, 那些不那么美好的记忆。虽然可以将它们埋起来,但只要它们还存在,就总有被挖出来回顾的时候, 而且不管什么时候挖, 它们都毫不淡化总那么鲜明。

包括背单词时那种想吐的感觉,包括加班工作时那种烦闷想摔东西偏偏领导又在旁边指手画脚的感觉,也包括,死亡前最后的感知。

我爹说:“这很有用,死亡是最神秘的领域,包括大乘修士也未必能堪破。你能详细知道走进死亡的过程,现在你只觉得这份记忆让你不舒服,但将来, 不用到我这个境界, 等你到你兄姐现在的境界时, 你就会知道这是多么宝贵的一份财富。”

宝贵不宝贵的,我现在真的无法理解,我只知道被冰冷的雪活埋的痛苦。哦,其实也不是太痛苦,毕竟雪崩是非常剧烈的活动,渺小的一个人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埋了,然后几乎是立刻就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了。但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死,至少我没有,或者说,我觉得我没有。不过也有可能其实我已经死了,只是灵魂还在那里停留。

还是从头说起吧,关于我上辈子的死。

其实我并不是个喜欢旅游的人,准确地说,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不喜欢和一群人一起去人多的地方。作为一个话唠,我更喜欢自己说,而不是听别人说,尤其是听一群人说。

很多人都说我蛮古怪的,不太好相处,有点独。我对这种评价不以为意,心里还理直气壮地想:人跟人本来就不一样,我又不是为了讨好你们而活着的,看不顺眼就看不顺眼呗,我还看不顺眼你们呢。

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的阴暗想法,在他们心中,沉默寡言的人才心思重,像我这种话唠,肯定是说过就忘,一天到晚傻乐,一些古怪不合群的表现也只是还年轻气盛不懂得收敛锋芒。

这些自诩眼光成熟的人们,分析别人却只会用定式、画框框。外向的,内向的,活泼的,沉静的,大方的,小气的……人类这种生物是可以用一两个词就概括的吗?

沉默的可能是老实人也可能是幕后**oss,开朗爱笑的可能是傻白甜也可能是披着羊皮的狼。居然始终有那么多人坚信从人的外在表现就能够看出其内在真实,真以为谁都是心理大师啊?

我一边跟你嘻嘻哈哈,一边在心里将你从头骂到脚,你信不信?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做了。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说实在的,我承认我上辈子有点愤世嫉俗……好吧,也许不止一点。这大概直接导致了,我虽然有很多说得上话的朋友,但能够交心的挚友却一个都没有。所以每当我安静下来时,身边必然一个陪伴的人都不存在。

好在,我也不稀罕别人的陪伴。

我一个人离开城市,往人少的地方走,往荒芜的地方钻。旅游景点绝对不去,已开的地方肯定绕行。我一个人去,再一个人回,将无法在人群中泄的负面情绪丢弃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直到我去了那个雪山。

去了,然后没回。

真奇怪,明明是那么静的雪山,明明我只是安静地走着,它怎么突然就崩了呢?

我被埋在厚厚的雪下,没有光线,是寒冷,无法动弹分毫,仅有的声音是我的身体出的。呼吸的声音,心跳的声音,血液流动的声音……一点一点消失,直到完安静。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雪压下来的那一瞬间我的灵魂就已经脱离了我的身体,不然我怎么能那么冷静地去感觉自己慢慢走向死亡?我甚至还有闲心幻想:如果我的身下有一颗植物,托着我猛然长大,直窜出雪层,冲入云霄……

童话故事里不是经常这么写吗?

可惜童话当然没有转为现实,我渐渐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恢复思考能力时我已经变为了婴儿。

☆、oo19_哲学

据说,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先生以实际行动阐释了这种观点。

这种观点性的东西对错实在不好说,但死过一次后,我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

上辈子我的物理和数学都学得不错,当然这个‘不错’只是普通意义上的,距离xx学家有着以光年计算的距离,哪怕是距离xx专家也起码隔着好几条河。

我上辈子觉得这应该是受限于先天智商,不过这辈子再想想,主要应该是因为欠缺钻研的动力,以至于我看着那些天马行空的猜想就直打瞌睡,翻着那些哲学著作就对那里面绕来绕去还绕不出结果的纠缠敬而远之。

但这辈子,在死亡的冲击之下,我都可以主动思考哲学问题了。

比如,这辈子的世界与上辈子的世界到底如何产生了交集以至于我能够跨世界地投胎?

比如,人的记忆到底储存在哪里,为什么整个身体都换了,灵魂也是打散重组,记忆却依然完整?

比如,人之所以是这个人,是以什么为基础的?身体?灵魂?记忆?如果是前两者,我已经不再是我,如果是最后一项,那么假如有人盗取了我的记忆,那他是不是就取代了我?

……

说真的,我还是不喜欢哲学,什么先有鸡先有蛋,什么性本善性本恶,我认为凡是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讨论起来就都是浪费时间瞎折腾。所谓辩论赛都是闲的蛋疼,看的人无聊,辩论的人更无聊——上辈子我就因为这个观点被群嘲了,某一辩妹子还甩了我一耳光。

说到那一耳光,虽然我的确嘴欠了,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妹子脾气不好又正处于负面情绪爆期。那妹子刚辩论赛输了,我却在旁边大谈辩论赛的无意义。

其实我不是针对她,我只是普适性地反对辩论赛,但正玻璃心的妹子听见了,怒视我,我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但没认出她是谁——我说了我不喜欢辩论赛,所以即使被逼去了辩论赛现场也压根没用心听更别提仔细看参赛选手了,这妹子又长相普普通通根本不吸引人。当然,就算她长得很美,但性别都不同,也对我没有吸引力。

我问身边的哥们:“这谁啊,被我抛弃过吗?”

哥们答:“刚才输掉那队的一辩。”

我恍然:“原来比被我抛弃更惨。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了大量时间,最后连个虽然没意义但好歹算安慰的胜利虚荣都没有。不过没关系,反正只是虚荣而已,丢了就丢了,丢了还显得你有格调。”

然后我就被扇了。

哥们说我活该,我觉得那妹子太小题大做。后来那妹子和这哥们成了一对,不仅不感谢我让他们有了认识的机会——他们最初的交情建立在一同谴责我上——还一提这事就一起鄙视我没风度。

我还不够有风度?被扇巴掌我一个字回嘴都没有,还要我怎样?

“那一巴掌又不痛,扇完了一个红印都没有。”哥们说。

我表示:“这是痛不痛的问题吗?”再说了谁告诉你没红印就不痛的?我皮厚不显印不行吗?

哥们用指责我来转移话题:“你让她愤怒最关键的理由是,你总是一副‘我说的有理,是在挽救你的生命,你应该感激我’的表情。兄弟,辩论是她的爱好。爱好懂吗?要尊重别人的爱好。”

我不跟恋爱中毒的人说话。

哎哟,又扯远了,其实我这辈子思考最多的哲学问题是,上辈子的死和这辈子的灵根有没有关系。

比如我上辈子死在雪下,死时幻想着被童话中的植物拯救,这辈子我就投胎到了比童话更幻想的修真界,有了冰灵根和木灵根。

要说这二者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纯粹的巧合……我反正是不信的。

云霞宗的新弟子一般要经历这么一段流程:入门考合格成为云霞宗弟子,在主峰度过练气期直至筑基,筑基后按个人兴趣和之前表现出的天赋分别进入各峰,进入各峰后才算是正式开始了专业修炼。

但所谓‘一般’的意思,就是肯定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