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沈安然完全看不懂穆北沉这个人,似乎是夜盛霆的几个发小中最复杂的一个。

她在病房呆了五天,自然不知道穆北沉也在这里留了五天。

从她这短短几十分钟的观察看,这个男人身为苏烟的男朋友,在她伤得这么重的情况下,一点也不关心她。

哪怕他现在人在这里,也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担心,只是当成一个义务,甚至一个任务,一个麻烦。

可苏烟跟自己不同,她与穆北沉之间是正常交往,并没有什么不平等协议。

穆北沉最后没进病房。

“苏烟,感觉怎么样?”

病床上瘦瘦小小的女人,那张原本让人惊艳的脸苍白得不成样子。

她硬扯了一点笑,开嗓的声音很清哑,“还好。”

“我不知道伤得这么重,这几天都没有来看过。”

“来看我有什么用,我又没醒过来,跟看一具尸体似的。”苏烟有气无力的说,“我睡了几天?”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五天。”

苏烟似乎是想了什么,安静了一会。

也大概是刚醒过来脑子反应比较慢,她想了一刻才道,“好了,也去休息吧。我现在这样子,再怎么看也看不出花来。帮我叫门口那个男人进来一下。”

沈安然猜她一定是特别喜欢穆北沉,关于穆北沉在她没醒的时候不上心的事,还是忍了下来,点头。

苏烟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没多久,余光就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没看他,很轻的动了动唇,“我爸爸呢?”

“没通知。”穆北沉脸上的殊无笑意,也谈不上冷淡,只是一如既往的深晦莫测,黑眸低看着她,“醒了第一句就是问爸爸?”

“不然呢?”苏烟低笑得敷衍,沁着难得的冷淡,仍然没看他一眼,“没通知我爸爸,还是谢谢。医药费下次还给。”

穆北沉倏地一声冷笑,“不必。”

“那走吧。”她声音很虚弱的轻,平素嗓音里的甜腻此刻停在耳朵里出奇的让人不适。

他一步步的走到病床边,伸手将那张没有力气反抗的小脸掰向他。

苏烟下颌被他捏得生疼,黑白分明的瞳子沉默的看着他。

“什么叫我走?”穆北沉清冷的嗓音徐徐不急的说,“我将救回来,不是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这就好笑了,救我回来?是医生,还是亲自送我来医院的人?”她很倔的抿着一丝冷笑,“如果都不是,只是花了点医药费,我可以还给,就当我借钱也不行?”

“很遗憾不行。”

“……”

苏烟翻了个白眼,“那是不是忘了,车祸之前我们已经分手了?”

穆北沉手指轻抚在她脸庞,根本没在意她的话,“没记错的话,车祸之前,已经分手很多次。”

“这次是真的!!”

他嗤的一笑,弯着唇角,松开遏制她的手,去旁边倒了杯水。

“我说了这次是真的,绝对不会再打扰。”她将打扰两个字的字音,咬得尤其清晰。

穆北沉倒了一杯水过来,“张嘴。现在不能吃东西,只能喝点水。”

“不麻烦亲自喂我,方便的话帮我请个护工来。”苏烟冷淡的说,“或者打电话我家的佣人。”

“张嘴。”男人还是那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