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审讯室的门口,哗啦涌进来一行人。

这些人,部身穿警察制服,为首的一名,从肩膀上的警衔来看,级别不低。

显然,是这分局的负责人。

但,当看到审讯室里的场景后,众人都目瞪口呆,愣在了当场。

“这……。”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中年男子,个头不是很很高,看到李小海与与方晨晨的暧~昧姿势后,不由得大吃一惊。

“呀~~!”

这时,方晨晨才终于反应过来,用手一推李小海,嘴里发出了一声惊呼。

“郝局长,我……。”

花容失色的方晨晨,已经是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一双美目之中,不由自主的蕴满了泪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不过,此时方晨晨口中的这位“郝局长”,似乎并不关心刚才看到的暧~昧一幕。

秀美陈小宝靓丽动人

而是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走到了李小海的面前,一把就握住了李小海的右手,显得十分激动的说道:

“首长,您没事吧?”

首长?!

此话一出,顿时如同平静的海面上,扔进了一块巨石,掀起了惊涛巨浪。

在场所有警务人员,都惊呆了。

一个个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尤其是此时的方晨晨,脸上的表情,就如同见鬼了一般。

不由得在心里喃喃喃自语道:

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郝局长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这个家伙,纯粹就是一个流氓加登徒子。

再者,以郝局长的年龄,都可以当这家伙的父亲了。

他怎么可能会是首长?

“你是……?”

而此时,见这名级别不低的中年警官,一见面,便与自己套近乎。

并且,还一把握住了自己的手,于是,李小海便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

“首长,我是这分局的局长,我叫郝刚,对不起首长,让您受惊了。”

郝刚此时一边带着歉意的说道,一边暗自打量着李小海的面容。

再三确认之后,郝刚的心里,也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没错,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是上级领导发来照片上的那名年轻首长!

幸亏自己赶来的及时,看情况,这位年轻首长,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否则的话,自己这回可是要犯下滔天罪过了。..

原来。

作为分局的一把手,郝刚今晚正在研究一个抓捕罪犯的计划。

刚开完会,他就接到了上级领导打来的加密电话。

在电话中,上级领导声称,说是刑警队的方晨晨,抓了一个身份十分特殊的人物,并通过传真机,发来了这名年轻人的照片。

并要求郝刚立即马上就核实情况,如果出现一丁点的差错,后果自负!

于是,郝刚便当即带了一队人,赶到了刑警队的审讯室。

只不过,刚才一进审讯室,所看到那一幕。

说实话,多多少少,还是让郝刚感到有些微微错愕。

不过,转念一想,既然这位首长,如此年轻,并且,身份极为的特殊。

连自己的上级领导,都在电话里急成了狗,可见,其身份定然是不同寻常。

所以,即便是刚才,这位年轻的首长,对方晨晨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他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此时,在确认了眼前这名中年警察的身份之后。

李小海则是微微一笑,朝面前的郝刚说道:

“哦,原来是郝局长啊,我没事,刚才,我正在与这位小姐姐,探讨一些近身搏击术的动作要领。”

李小海像个没事人似的,表情显得十分的轻容自然。

“你……!

局长,这家伙刚才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而当听到李小海满嘴跑火车,一旁的方晨晨,终于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声音里带着哭腔,朝着郝刚说道。

“呃~~方队长,你没事就好,这件事情,从头至尾,我想应该是个误会,绝对是个误会,

现在事实已经调查清楚,首长路见不平,勇斗几名瘾君子,今晚的事情,到此为止,谁都不能再将事情扩大化。”

郝刚此时也很无奈,即便是眼前的这位年轻首长,真的把方晨晨给轻薄了,那他也只能先上报给上级领导。

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顶多,方晨晨也就是受到了一些委屈罢了,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这时,李小海则是骚骚的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啥~~,郝局长,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哦对了,方队长,你的近身搏击术水平,还有待提高啊。”

“要你管~~!”

闻言,方晨晨立马白了一眼李小海,语气气鼓鼓的说道,一张俏脸之上,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尤其是一双美目之中,彷佛写着:你等着,我绝会不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这个家伙的!

“那行,既然首长还有事,我就不留您了,要不,我派辆车,送一送首长吧?”

郝刚见这位年轻的首长要走,心里的大石头,也终于是落下了地,憨憨的一笑,朝面前的李小海说道。

“不用了,郝局长,告辞。”

说完,李小海便抬脚,朝着审讯室门口走了过去。

原本堵在门口的一行人,见这位年轻的首长要离开,哗啦一声,赶紧让出了一条通道。

而当李小海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后。

刑警队的队长方晨晨,终于是忍不住内心的委屈,眼泪啪啪直落,朝着房间内的郝刚说道:

“局长,刚才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大流氓,他怎么可能是首长呢?”

闻言,郝刚嘴角露出一丝无奈,朝方晨晨摆了摆手,道:

“方队长,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追究了,你的能力,毋庸置疑,

但,刚才的那位年轻人,说实话,他的身份特殊到什么地步,连我也不清楚,

总是,今晚的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会为你记上一功的。”

郝局长说完之后,便带着门口的一行人,离开了审讯室。

而此时。

望着空荡荡的审讯室,以及地上掉落的那副已经变形的手铐。

方晨晨一脸委屈和不甘,不由得握紧了小粉拳,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哼~~臭流氓,下次若再让我见到你,一定不会对你客气的!

……